大校网站 中国散文网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 > 2016年

我院刘董事长在追思会上的总结讲话

  我们今天举行的这个追思会和我们学院的转型发展关系密切,我们学院的转型就是要朝文学、艺术、传媒这些方面发展,那么文学就是一个基础,文学也可以作为其他专业的一个基础。一个在纯理工大学上学的学生,和一个在综合院校上学的学生或者在文学艺术类院校学理工是不一样的,素质是不一样的。

  刚才各位对陈老师的《白鹿原》都作了非常高的评价,我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进行了评析。学院一直对文学事业的参与和支持力度都非常大,对大家的期望非常高,尤其是对年轻人,你们的前途远大。学院下这么大功夫介入到文学事业当中,最终希望在你们年轻人身上有所成就,在我们学校应该能出几个文学人物,而且应该源源不断地出。这就要学习先辈,继承先辈,包括先辈对文学事业的追求还有对纯文学事业的追求,把文学作为很纯净的圣地来对待。

  刚才也有老师说陈先生一生坚持文学的神圣性,这一点是非常不容易的,从八九十年代走过来的许多作家到最后就成了玩文学了。而陈先生对文学是抱着一种崇敬和神圣的态度,你们也应该继承这些最好的品质。同时我也要提示你们,你们有没有可能超越陈先生呢?我觉得还是有可能的。在陈先生追思会上这样说好像不合适,其实恰恰相反,这也是陈先生的心声,他是希望他给你们签过字的后来者能有所成,这也是对先生九泉之下的告慰。他肯定希望他支持过的单位、他支持过的现代学院文学事业搞得更好,他支持过的年轻人将来都有发展,那这样他九泉之下就感到欣慰了。

  我提醒一点,柳青五六十年代写了《创业史》,是革命的宏大叙事,影响了几代人;到八十年代之后,陈先生这一代人开始反思革命了,在《白鹿原》中就多有体现,就有否定革命的情况。现在包括最近这方面的评价也起来了,那我们是不是就要考虑,光写革命肯定是有问题的,要把革命和反思怎么糅合进去,因为中国社会这一百年来确实情况非常复杂,革命是非常难绕过去的一个话题。《白鹿原》那个电影实际上很好地把《白鹿原》做了一个很深入的延伸,真正代表了陈先生的思考。电影截止到1938年,但截止得非常好,就是一个儒家底层社会是怎样被革命摧毁的,同时又被日本帝国主义侵略飞机所炸毁的,很有象征意义。陈先生就表达了儒家社会虽然非常美好,但是面对革命和面对侵略者无能为力,一个这样美好的田园牧歌式的社会被打碎了,所以陈先生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他没有解答这个问题,那我们后面人是不是要解答这个问题?如果把陈先生这个大大的问号解答了,那我们就完成了这样一个超越。所以你们后来者确实应该值得思考,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这样后来者才能真正有所造就有所贡献,也才能给九泉之下的陈先生以最大的安慰。

  我最后就提出这么一点希望,希望我们学院今后办得越来越好,我们对陈先生的纪念不是光开一个追思会就行了,我们还有系列的活动要继续展开。

最后更新
热门点击
  1. 我校04级校友吴敏在开学典礼上发言
  2. 我校隆重举行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
  3. 刘家全董事长兼院长在二级学院院长聘任
  4. 我校成立老教授合唱团举办专场音乐会纪
  5. 二级学院新任院长代表陈爱美女士在聘任
  6. 思政教学部母小琳老师以“弘扬长征精神
  7. 我校2016级新生军训誓师大会隆重举行
  8. 老校长刘董事长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
  9. 教师代表董雯在聘任仪式上的发言
  10. 我院隆重举行第三届“尚贤节”、张骞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