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校网站 中国散文网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学天地 > 教师论坛

论三毛作品的艺术风格

  摘 要:三毛,一个用生命诠释写作的台湾女作家,一个被无数青少年热爱的女作家,一个在颠沛流离的生活中创作的作家。特立独行的三毛,其人其文都呈现给我们一个凄美纷彩的世界。她的一生就是一部唯美的流浪史,在真实与自由中抒发对生命意义的表达。

  关键词:三毛;流浪;艺术风格

  台湾女作家三毛作为现代女作家的代表,身上流露出的自由、豪放让人钦佩。她一生到过59个国家和地区,逃学、苦恋、远走高飞、沙漠中美妙的爱情,以及最后的自断生命,她大喜大悲、有笑有泪;她很浪漫,也活得很精彩;她在寻找心灵的故乡。三毛的作品充满着传奇性,而三毛自身充满奇特而动人的神秘性。毫无疑问,这些都与她的人生态度分不开,而这种态度又奠定了她创作的艺术风格。

  一、流浪自由的个性建构了她独特的创作风格

  三毛早熟,生性敏感孤僻,少女时代七年自闭,大学所选的专业又不是自己偏爱的文学与艺术而是哲学,短短的45年生涯中自杀过数次,对生死有着非同一般的困惑迷惘与痛楚体验,也有着非同常人的清醒与禅悟。

  三毛注重通过对生命的体验来诠释生命的意义,追求精神上的富足,她曾写过的《橄榄树》之歌就是她发自内心的流浪之歌。她去万里之外的撒哈拉沙漠居家谋生,同当地人一样忍受着狂风、骄阳,她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也随着这种特意的生命体验而悄然改变。三毛把“撒哈拉”原始洪荒作为自己的创作意象,在自己梦寐以求的撒哈拉,她以理性的眼光审视撒哈拉沙漠近乎残酷的美,也真真切切体会到了一种静穆、阔大、浑厚、拙朴的美,一种惊心、苍茫、荒凉、厉裂得近乎原始洪荒的美。这一切都深深激起三毛无限的创作情怀,加之“七年面壁”铸就的一笔丰富的文化底蕴,使得三毛对于极细小的事,都能引发她深深的震撼和强烈的思考。

  爱情是三毛生命的中心,至真至纯完美永恒的爱情是三毛人生理想不可或缺的支柱。早熟的三毛从小学四年级开始神秘朦胧的单恋,生生死死皆为情。中年的时候她嫁给荷西,《结婚记》记录了她在沙漠中与荷西仓促结婚的戏剧性过程,种种滑稽可笑与庄严的结婚仪式交织在一起,虽然沙漠条件艰苦,物质资源匮乏,但在三毛的眼里,一切都充满快乐。但就在筹备婚礼的时候,新郎却突然逝世,她无法再独活,却被家人从死亡战线上拉了回来。在《梦里花落知多少》里,三毛把对丈夫荷西的追忆、眷恋和怀念写得那样情深意切、哀伤感人。我们从她的文字里面明显能体会到作者揪心的疼痛和绝望。正如三毛自己所说:“我的手写我的口,以我的口,表达我的心声。”三毛内心深处的阴影和疼痛,总是不经意地就从笔端流泻①。

  二、流浪的生活赋予她写作的激情

  生命,在一个人的身上凝聚、迸发,并通过人的言行举止体现出其丰富的内涵。所以,生命的意义就是不断探索自我的完善和提高。考上大学之后,三毛选择了极不喜欢的哲学。三年之后,她毅然告别父母,流浪远方,向她神往已久的撒哈拉沙漠走去,从此开始了自己的流浪生涯。这就是她在不知不觉地寻求生命的最佳表达方式。背包客的生活打造了她最美好的文字,她用自己的所见所闻,以“自传”手法向世人阐述了坚强、脆弱、愤怒、情仇……沙漠里的三毛是幸福的。三毛本计划在沙漠待上一年,可时间一直延续长达六年。三毛说:“其实当初坚持要去撒哈拉沙漠的人是我,而不是荷西。后来长期留了下来,又是为了荷西,不是为了我。”②她从周围普普通通的人写起,溶入自己的感情,清新、通俗、机智、诙谐,字字嵌真,笔笔求实,不雕不琢,情真意切。这种真性真情使得三毛作品的“叙事”中往往呈现出诗与画的意境。

  三毛的自我抒写来源于率真和积极的人生观,她很重视生活,明确地宣称她的写作是“游于艺”的。三毛说:“像《雨季不再来》,因为年纪轻不知道怎么游戏人间,过了好苦闷的青少年时代。后来知道自己在世上的时间,过一天就短一天,我一定要享受人生。”她正是以对日常生活全部细事和孕育其中的私人情感的原生态展现,带给我们一种身临其境的诗意感觉。三毛喜欢漂泊,喜欢流浪,喜欢不断扩大自己的生活领域,喜欢一边流浪一边在人生与艺术两个世界中渴望和探寻,三毛没有走虚构小说的创作之路,她从生活本身受到她启发,不去编故事,只去写生活,而她自身奇特、浪漫、新鲜的人生经历,恰恰构成生活中最真实不过的故事,以至于读者往往无法区分它是文学作品,还是生活本身。读她的散文,仿佛在听一位朋友讲述她动人的经历、深刻的感悟、淡淡的忧伤、无羁的快乐,令人温暖而又感动。

  三、艺术魅力

  三毛的作品情感真实,没有太多的粉饰,而是展现生活的原貌和生活中的智慧与趣味。在她的作品中,没有一般爱情作品所描写的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唧唧絮语,即使在《结婚记》里写到她与荷西婚前谈恋爱时的生活,最多也只写到他们如何在寒风中抖抖索索地坐在西班牙公园的长椅上,想着如何解决温饱问题。③三毛经历了灰暗的少女时期和多舛的青年、中年时期,使得悲情成了她作品的基调。这种对疼痛的敏感一直在三毛的性格中保持了下来,并对她日后的写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她用善良、忧伤、怜悯的目光关注自我,关注周遭的世界,因此,她作品的字里行间总是溢满了悲情的美丽。如在《哑奴》中,三毛成功地为我们描绘了一个生活在深重苦难之中毫无人身自由,却又充满了爱和智慧的黑人奴隶形象。三毛曾一再强调:“我的作品几乎全是传记文学式的。不真实的事情,我写不来,我希望不要再等十年我就能够再拿笔写,我以后要走我的路,找寻我的路,但是有一点,我知道我做不到的,就是写不真实的事情。”④

  三毛在文章中对人物和景物进行了大量的白描。她总是写原生态的自然本色,不加以任何人为的雕琢。《逍遥七岛游》写道:“一幢幢红瓦白墙的人家,零零落落的散布在绿得如丝绒的草地上。细雨里,果然有牛羊在低头吃草,有一个老婆婆在喂鸡,偶尔传来的狗叫声,更衬出了这个村落的宁静。”如此质朴清新的文字,直把读者拉入画境中去,连远处的狗吠也是那么清晰的在耳畔响起。三毛刻画的人物也是通过对人物的外貌和语言进行白描来再现真实的人物形象的。如愚昧无知生怕被镜子收去魂魄的撒哈拉妇女,在滚烫沙漠背负重物艰难行走的撒哈拉老人,漂泊异乡的台湾渔民,流落街头的日本商贩……这些都是她笔下活生生的例子,三毛从生活的实际出发,表现出人物多方面矛盾统一的性格,而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三毛的作品具有浓郁的抒情色彩。无论是小说还是散文,她的文字里总是流露着女性的柔美和细腻。《沙漠中的饭店》是记述她和外国丈夫荷西吃中国菜的乐趣:中西饮食文化的差异没有成为他们和谐生活的障碍,相反却成为这对柴米夫妻快乐的源泉。《结婚记》则记录了她在沙漠中与荷西仓促结婚的戏剧性过程,种种滑稽可笑与庄严的结婚仪式交织在一起。在《梦里花落知多少》中,三毛说道:“我一次又一次的爱抚着你,就似每一次轻轻摸着你的头发一般的依恋和温柔。我在心里对你说——荷西,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这一句让你等了十三年的话,让我用残生的岁月悄悄只讲给你一个人听吧!”情之所至,笔之所至,内心奔涌的情感透过笔尖,以最原初的状态表现了出来。

  三毛的一生是流浪的一生,她用自己的一生去追求完美和爱。她游历过59个国家,在陌生与熟悉的夹缝里寻求生命存在的真谛。正因为如此,读者才能从她的文字里望见三毛流浪的背影,她的文字也因此具有无穷的魅力。恰如她在《橄榄树》所写的那样:“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为了我梦中的橄榄树。”

  参考文献:

  [1]伍丹.也谈三毛作品的独特风格[J].作家评论,2008,(12).

  [2]三毛.三毛全集[M].桂林:漓江出版社,1995:189.

  [3]李雪.论三毛作品的艺术魅力[J].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6).

  [4]沙门.论叙事艺术的内在“真实”[J] .橄榄树文学月刊,2003,(1).

师资科文学与新闻组:鲜宁

最后更新
热门点击
  1. 如何做一名合格教师
  2. 教务处周三学习丰富多彩
  3. 论三毛作品的艺术风格
  4. 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骨干教师培训
  5. 当骑马舞冲进校园
  6. 如何上好新学期的第一节英语课
  7. 学习《中庸》心得体会
  8. 我的实习心得
  9. 如何构建和谐的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
  10. 全院师生集体除草活动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