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校网站 中国散文网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学天地 > 教师论坛

论电影《迷魂记》中的男性焦虑

影视编导学院 赵洁

  如果留心看电影,观众会发现“权利”与“自由”是一组高频出现的词语。这两个词首次出现于加文之口,当他第一次与斯考蒂会面时,面对着旧时的旧金山照片,充满无限惋惜地说道:“是的,我那时住在这很高兴,色彩、激情、权利、自由。”这两个词也出现于地方史专家波普·贝利尔在描述玛德琳的祖母——卡罗特被抛弃的遭遇时所用的话语:“那时候男人可以这么做,他们有权利,又有自由。”他之后又补充道:“这样的事在当时实在太多了。”在电影结尾,当斯考蒂意识到事情真相后,他痛心又不无讽刺地说道:“朱迪,他有了他妻子的钱、自由和权利,然后他甩了你,真可惜啊。”权利与自由的概念无论是在电影的文本中还是在历史、社会的语境中,都是男性针对女性这一他者而享有的特权。当我们站在历史的维度中重新审视这部电影,这些看似有意无意的台词实则指涉了那一时期根植于男性集体无意识中的焦虑感。

  在整部电影中,不曾真正露面的卡罗特是男性权利与自由的牺牲品,她也是旧时代屈从于男性权利下的典型女性,她正如同一个旧日的幽灵萦绕于电影发展的始末。在一次斯考蒂对玛德琳的跟踪中,他来到了卡罗特的墓地,一个特写镜头显示卡罗特·瓦尔德斯生于1831年12月3日,猝于1857年3月5日。1857,在女权主义发展历史中是一个重要年份,这一年的3月8日美国纽约的纺织女工们为抵抗非人道的工作环境而举行了一次抗议,这是一次公然对以资本家为代表的男权社会做出的抵抗运动。片中对卡罗特死亡日期的安排也许并非出于偶然,这两者的联系很容易令人联想到:卡罗特的死亡即男性行使自由与权利的旧时代的终结。

  《迷魂记》制作与上映的时期——上世纪50年代,恰是世界女权运动发展第二阶段的酝酿时期。从西蒙·波伏娃《第二性》中大声疾呼没有天生的女人,再到节育运动的发展,男性社会已敏感地感受到这种震动,面对正在觉醒的女性意识及可能被颠覆的权利,一种焦虑及对过去无限惋惜的情绪弥漫在这部电影中。

  《迷魂记》中的男性焦虑正如《后窗》中杰弗里的处境,同样由詹姆斯·斯图尔特扮演的两个角色具有一定相似性,只不过杰弗里的男性焦虑由那条断腿所指代,而斯考蒂的男性焦虑则由他的眩晕指代。由于恐高所致的眩晕使斯考蒂两次间接导致悲剧发生,同事与玛德琳的死亡令他遭受事业与爱情的双重打击。这个失意且充满负罪感的男人,在他与前未婚妻米琪的相处模式中呈现出一种孩童式的任性与依赖。在两人的对话模式中时常会出现有关母亲的话语:斯考蒂在抱怨米琪太婆婆妈妈,他用到了“motherly”一词,此外,在米琪安慰斯考蒂时也曾无意识地说道“mother is here.”。当然这也足以解释为何斯考蒂无法对米琪产生爱情,因为斯考蒂需要的并非这种依赖式的“母子关系”,这无疑提醒着他的脆弱与不成熟。于是当玛德琳向充满焦虑感与残缺感的斯考蒂发出求救,将他视为自己的拯救者与指引者,后者自然会陷入了一种疯狂的迷恋,这种迷恋一方面来自相较于米琪的相貌平平,美艳神秘的玛德琳更容易激起男性的欲求,更重要的是这个美丽的镜像(他者)有效地弥合了斯考蒂的焦虑与自卑,他感受到了一个完满的男性自我。

最后更新
热门点击
  1. 如何做一名合格教师
  2. 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骨干教师培训
  3. 论三毛作品的艺术风格
  4. 教务处周三学习丰富多彩
  5. 当骑马舞冲进校园
  6. 如何上好新学期的第一节英语课
  7. 学习《中庸》心得体会
  8. 我的实习心得
  9. 如何构建和谐的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
  10. 全院师生集体除草活动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