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校网站 中国散文网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学园地 > 文学艺术 > 文学

一切都不会过去

汉文1703班 樊逸玮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时间就像这波涛汹涌的江水,湮没了一件又一件的前尘往事,激起的浪花瞬间又消失在了滚滚东流的波涛中,什么都没有留下,一切皆已故去。

  萧瑟的秋风吹落了这最后一片绿意,林花谢了,春又红,是谁在哀叹着繁花绿叶的凋零?是谁在把栏杆拍遍也找不回往昔的繁华?是谁在这滔滔不绝的春水中寄托着愁绪?午间贪欢,梦里不知是客,亡国俘虏遗恨半生残梦,泣尽亡国辛酸,歌别流水落花,孤魂倚雕栏。

  午夜梦回,你是否又看到万民跪伏在你的脚下,希冀着你带给他们光明和幸福;是否又沉浸在甜蜜的二人世界,清冷的月光鉴证你们二人永恒的誓言;你是否又看到八百里江南河山的绮秀风光,这片你最眷恋的土地。梦醒,望着这幽闭的小院,看着这满阶的红叶,是叹息这冉冉秋光留不住,还是看到了山河破碎,家国无望的那一幕,从高高在上的九五至尊沦落到别人手中的阶下囚,谁人又知你的痛苦。

  赤子之心犹在,“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极目南唐,泣泪成血,飘零北去,这早已凝固的南唐之血,举目悲怆,寸寸刻在雕栏玉砌中。大江之滨,只留下了你那萦绕了十年的家国梦,只留下了你那声声缭绕了千年的哀叹,只留下了你那行行如江水般滚流不尽的浊泪。

  以赤子之心铸就了一生悲剧,你只是一个懦弱的帝王,一个遭人鄙弃的亡国之君。而在文学的世界里,你确实将“伶工之词”升华到“士大夫之词”,以赤子之心成为一代词中之帝。“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绝唱,你是一个忧郁的男人,一个才华横溢的诗人,南唐的繁华无法淹没你,南唐的衰亡亦无法舍弃你。在后世如同大日凌空,照耀千古。国虽亡,魂未尽。李煜,千年不朽!

  午夜梦回,是秦军锐士洒血赴死一统六国,“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的怒吼,是霍去病北逐匈奴,开疆拓土,封狼居胥的无双武功。是秦风,是汉骨,是唐韵。大漠孤烟,长河落日,驼铃声声,萦绕在耳边,似诉说着谁主沉浮舍我其谁大一统之风范,是大明击败横扫世界的蒙古帝国,收服燕云十六州的豪迈。梦醒,是那阅兵式上威武雄壮、气吞山河的气势;是那与洪魔抗战中无坚不摧的钢铁城;是那地震中永远第一个赶到的身影。

  还记得,那150年的耻辱,那强迫中国签订了一千多个不平等条约。这一千多个不平等条约,就像一千多个脚镣、一千多幅手铐、一千多根铁链和绳索,拴在我们的脚踝上,捆在我们的身体上,勒在我们的脖子上。78年前我们从麻木不仁的死亡祭坛中清醒,一支步枪便撑起一面不倒的军旗屹立于血雨腥风之中。我们用了22年的时间200多万中国军人的生命去改写。用了22年时间去铸造,去凝聚,去找回被丢失的血性,被折断的脊梁,被遗忘的魂魄!想我们中华民族祖祖辈辈数千年来,不停歇之“国难”“国恨”,不停歇之“赴死”“流血”,不停歇之“天下纷扰”,不停歇之“复我河山”哪怕流干了血,哪怕只剩最后一人,我们不会再低下这高贵的头颅!艰难困苦,玉汝于成。金生丽水,玉出昆冈。

  张一片风帆,凌千层碧浪,看不见遥山叠翠,远水澄清,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千年饮冰,难凉热血,时光以逝,沧海桑田,难忘坚守,什么都没有消散,一切皆以长存!

最后更新
热门点击
  1. 中秋思父
  2. 知了
  3. 观《敬重,让我们告别平庸》随感
  4. 这片天空叫“幸福”
  5. 致我的闺蜜
  6. 上帝的刻刀
  7. 军训之歌
  8. 一个邻家的小孩
  9. 泪眼殇
  10. 摆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