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校网站 中国散文网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学园地 > 学子论坛 > 学子论坛

原始生命的崇拜

——浅析《红高粱》主题性
戏文1501班 朱雪婷

  摘 要:电影《红高粱》讴歌了生机勃勃的生命力,塑造了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勾勒出一幅幅富有张力的故事画面,这都以来于影片叙事方式,色彩处理等艺术手段的成功运用。

  关键词:张艺谋,红高粱,原始生命

  张艺谋以他独特的视听语言结构方式,通过改编莫言的小说《红高粱》,谱写了一曲有关人的原始生命的赞歌,这是一曲展现人的原始生命的悲歌,是对有关人的原始生命本能、生命意志的一份崇拜。

  影片的叙事是从我奶奶出嫁开始的,我奶奶被贪钱的老爹狠心的卖给家住十八里坡烧酒铺并且患有麻风病的李大头做老婆,换一头黑骡子。坐在花轿中的她,满是绝望,这群抬轿壮汉中,“我爷爷”余占鳌,以其更加强烈的生命意志力,敢于把自己内心的骚动与渴望一一付诸外在的实际行动, “我爷爷”耍酒疯似的给人说“高粱地里她喜欢我!”最后被扔到酒缸里;独闯虎穴为她女人报仇然后全身而退;野蛮地往酒缸里撒尿扬谷子终于抱得美人归,导演的这次精心设计,目的是要把我爷爷奶奶等人的原始野性粗犷本能表现的淋漓尽致,日本人的出现使得影片在叙事上达到了一个高潮,使一切都发生了质的变化,罗汉爷爷被残忍的杀害,九儿号召整个烧酒锅的人为他报仇,最后烧酒锅的人们英勇牺牲。影片体现了对人的本性中最基质的精神源泉——原始的生命欲望、意志即生命本质力量的崇拜塑造人物的形象,导演自然是进行了艺术的选择与渲染的电影美,在“颠轿”这出戏中,导演用多次大全景画面构图展示着一望无边的黄土高原,漫天飞舞的黄沙,以及崎岖无比的道路。众人表现着一致的扎实的颠轿力量和令人眼花缭乱的颠轿花式,狂野的山歌和奔放的“舞蹈”,在这荒芜的环境里,构成了一幅极具反差的画面。处处透露着对生命的赞美,对力量美的讴歌。编导在这一情绪与节奏的转变点中,把这群粗野壮汉内心合乎人伦天性的美好性灵洞悉出来,是影片开始首先打动人心的点睛之笔。这一节奏休止造成的情绪落差,确定了九儿在野汉们心中实际占据的真正神圣的地位,是影片对性的神力崇拜的一个明证。当银幕上展现九儿痴迷地后倾倒地,余占鳌跪在那方倒伏高粱空地上的呈红色“大”字状展开的九儿身前的俯瞰大远景,可说是把影片对原始生命力的崇拜在此情此景以及情景交融的铺绘中推到了艺术美的制高点。导演在酿酒这处戏中也是花了极大笔墨的。通过描绘作坊里面的大酒缸、大海碗、烟气和来回走动的人的大全景和闹腾的人七言八句的杂声,营造出来一种热气腾腾的气氛。赤裸的汉子,卖力的酿造这高粱酒。九儿满脸愉悦的探望以及亲自尝试拉风车。他们辛苦工作所带来的辛苦和欢悦的工作氛围,表现着他们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展望和期待。对大酒碗和高粱酒的特写,九儿一口喝掉大碗高粱酒的特写,更加鲜活的表达了这群酿酒的人们的热情性格和旺盛生命力。影片节奏张弛有度,细节铺垫使得整部影片在讴歌的同时情节完满,真实可信。余占鳌在酒坛里尿尿,一个男人的霸气挑战烧酒锅男人的集体权威, “十八里红”替代了老酒,余占鳌征服了伙计,征服了九儿。导演精心设计的细节情节人物关系完美的再现了在那个贫穷落后的地方,再现了人的原始的本能欲望。罗汉爷爷不同于烧酒锅上男人的刚劲强硕,他瘦弱精干。摄影机慢慢从一群伙计转向独坐于炕上另一头的罗汉爷爷,用一个全景镜头引出他的出场,强调罗汉爷爷的与众不同。在这个瘦弱的身体里爆发出来的刚性,是精神与身体的反差。对于死的神力的崇拜,在罗汉爷爷的追悼仪式上,九儿召集所有的伙计,要为罗汉爷爷报仇。在这一场戏中,九儿勇敢正义、无惧无畏的性格形象树立了起来,使之成为一个有血有肉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代表罗汉爷爷的那碗熊熊燃烧的高粱酒,燃起了生命的生生不息,不屈服于生的光芒璀璨地映衬在每个烧酒锅人的脸上。死变成生的延伸,影片站在死的角度去赞颂生,片尾我爹豆儿在一片沉寂的黑暗中爆发的声声啼哭,一股破晓的力量将对生的赞誉带到另一个高度。鬼子来之前,导演将所有的视听语言色彩集中起来赞美人的原始的生命力,生命的野性和生命的本能,他们依靠着他们的本能,他们的野性,他们的粗犷生存在高粱地里,日本鬼子来了,他们的行为激怒了爷爷奶奶等人,把他们的生命野性生命本能激活了,当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面对外族入侵,在本国的土地上烧杀抢掠时,爷爷奶奶等众人纷纷进行抗争,将人的原始生命力体现的淋漓尽致,影片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断然的分为前后两段来表现我爷爷奶奶等众人的形象,经过这样的精心设计,我爷爷奶奶等众人的形象由卑微变的崇高由渺小变得伟大。那些有积极意义的死、那些为反抗外族入侵而就义之死——无论罗汉爷爷还是九儿乃至“秃三炮”之死于日本侵略者的屠刀与炮火之下,都成为壮烈牺牲之死、震慑人心之死!为此,张艺谋在影片中不惜让人接受血淋淋的感官刺激,并让牛的被屠宰与人的被屠宰做了强化对比,意在表明人在爆发的反抗中成就自己的牺牲,并将与屠宰者同归于尽。这表现,也最终成为了对死的神力的证明。

  张艺谋在其电影中的色彩运用通常都是高度风格化的。身为西安人的张艺谋用泼墨式的表象风格向它们表达着热爱之情,那些黄色的土地正是他所要朝拜的对象。而红色则更加出彩,除了比人高的“红”高粱,还有“我奶奶”的红盖头、红轿子、红鞋子,窗上的红窗花、碗里的血红的高粱酒、红彤彤的炉火,还有最后日食时那彻底变成红色的世界。高粱酒本是白色,却被艺术加工成红色。无疑体现了他的艺术理念。色彩语言是张艺谋最独到的地方,鲜艳浓郁的红色是他最偏爱的,同时也将红色的运用推到了极致。红色的张力是一种内在生命力的精神外化,日食造型,伟岸壮阔,蕴意深厚。苍凉而粗粝的黄色奠定了影片悲壮的基调,而张扬毫不掩饰激情的红色更以一泻千里的姿态为这片位于黄河流域的土地注入勃勃生机。

  《红高粱》在语言运用、色彩运用等方面有许多新的探索,在音乐表现艺术方面的运用也大胆精细而又准确,尤其是通过音乐来衬托主体颜色、表现人物的基调更是别具匠心。 透过“我爷爷”浑厚的嗓音,我们注意到了这个肌肉结实、性格开朗的山东大汉形象。在颠轿的过程中,男人们豪放的性情显露无疑,更是雄性魅力的宣泄与释放。 “我爷爷”缓缓的跪在成大字形躺在高粱地里的“我奶奶”面前,用震天响的鼓和唢呐奏起的乐曲和哗哗作响的红高粱代替了性的描写,使得野合更像是一场庄严的仪式。 九儿骑着毛驴走在田间道上,“我爷爷”便悠哉的唱起歌来,这首歌着实表达了他对九儿的爱意,甚至得意。歌词赤裸裸地野性背后是我爷爷毫不掩饰地男人的雄性,为李大头被杀埋下伏笔。《酒神曲》加上唢呐等配乐,表现了男性的阳刚之气和不倒的精神。这首歌在片中唱了两次,这两次出现的场面都极为庄重。 第一次罗汉大叔领唱,伙计们唱得劲头十足,满脸喜气。这是对酒神的祭祀,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第二次是余占鳌领唱。这一次,没有喜气,多的是对死去的罗汉大叔的哀伤和临行前的壮烈。对于报仇这段的描写,导演隐去了叫喊声,削弱了枪弹声,并加入了影片开头野合时的喜庆乐曲。在这段乐曲的伴奏之下,九儿倒下了,伙计们倒下了, 在大伙齐心合力之下,日本人的汽车终于被炸毁。只有“我爷爷”呆呆的站在红日里,听“我爹”声嘶力竭的唱给我奶奶那最后的离歌。结束字幕时响起的那首高亢的唢呐曲子和铿锵的鼓点,那是爷爷奶奶在高粱地里交欢时的音乐。从九儿的红棉袄到豆儿的红肚兜,从罗汉爷爷的敬酒歌到我爷爷的敬酒歌,生命以另一种姿态得以延续,

  《红高粱》以其“画外音”新颖的叙事方法、大胆的色彩运用、大气磅礴的构图、叙事与抒情相结合,呈现了一部以赞美生命为主题的优秀影片。 在一种神秘的色彩中讴歌了人性的美与蓬勃的旺盛生命力。 正是这片高粱地,貌似普通实际伟大的土地,孕育了中国的脊梁。

  参考文献:

  [1] 张艺谋,陈孝信.论《红高粱》的文化价值.电影艺术.

最后更新
热门点击
  1. 可怜《长恨》无绝期,犹似《红楼梦》里
  2. 一滴水只有融入大海才不会干涸
  3. 永垂不朽的精神
  4. 我的忏悔
  5. 学雷锋活动感言
  6. 向雷锋同志学习,弘扬雷锋精神
  7. 让成长刷新前进的足迹
  8. 读《梁家河》有感:感悟民本情怀,践行
  9. 青春期的性与爱
  10. 《我在故宫修文物》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