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校网站 中国散文网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学园地 > 学子论坛 > 学子论坛

麦高芬符号下的复调叙事

——浅析《心迷宫》的叙事结构
广编1707班 卢季雨

  “死和生无法挽回,唯有享受其间的一段时光,死亡的黑暗衬托生命的光彩。”对于忻钰坤而言,《心迷宫》无疑是一场以叙述之精妙取胜的鳌战,忻导打破了原本单线叙事下以一以贯之的时间线索,打乱了事情发展的先后顺序,线性叙事的叙事策略下以复调去演绎,同时以“棺材”作为寄托着麦高芬作用的物品化指代,从而达到了凶杀案背后的戏谑方式表达下对于潜伏在人性丑恶面的富有存在感的演绎。

  一、“寻找”母题诱发的观影必看性.

  怀揣着执着去寻找,是人类的普遍焦虑,也往往充当电影叙事的核心元素。在本部影片的人物群体中,棺材中烧焦的死人一直都刺激着人物对于事物真相的一种“寻找”,因此,在这种群体“寻找”,的意志下,个人的“阴谋”只能成为叙事母题下的枝蔓,被“寻找”这一母题裹挟着向前发展;而基于“寻找”本身的意义与内涵,对于不曾拥有事物的求索是人类普遍存在衍生着的本能,生命证明原始状态下社会成员的固化心理就会发展壮大为一种寄托着好奇的推动力,从而赋予观影者内心对于影片本身的必看性,当凌驾于可看性之上,故事的强度超长性也随之被诱发。

  二、农村非线性叙事下麦高芬的反讽意味

  整部影片立足于农村人民生活,秉承着农村生活气息,正如本片别名《槟棺》所传达出的那样,任何一部影片都依赖于一个物阶、人物或者目标去叙述的顺利进行提供动力,“槟棺”就成为了麦高芬作用润泽下等人物品化指代与形象符号,正是“槟棺”内死亡人物所引发的人们认知“白虎——黄欢——陈自立——白虎”的这一串联变化,故事情节才从“葬礼流水席”、“黄欢假怀孕”、处理死尸“这一正常情理下的情节中衍生出混合着的“解谜意识”的对于真相的追求,这种麦高芬意识赋予了导演主观意识的情节构建,这种由麦高芬去助推叙事结构情节的做法,就同李安《卧虎藏龙》中青冥剑的作用,这种褒贬的手法运用,将反讽意味推到顶峰。

  三、“昆汀式“复调叙事手法

  就叙事顺序而言,棺材内人物身份的多次变更结合了影片复杂的情节,而打乱了事情的发展顺序,将首要发的发生时间在影片结尾处揭示,给予了影片错综复杂的时间线,在这种错综复杂的情节的构建中,导演摒弃了一条线索贯穿始终的做法采用了类“昆汀式”演绎,追求了多人视角引发的多条线索下事情的因果追溯,多条线索同时进行却又同人物视角不同而有所区别,这种理念始终在推助着事物的发展过程,所造就的新奇的电影结构,随之成为影片一大亮点。

  正如管虎所言;“这不是一部处女作,结构很巧妙,而且叙事很从容”。《心迷宫》这部影片便是导演将缜密的叙事理念泽润入倒叙、插叙所引发的悬念迭起亦或是说充满化学反应的叙事技巧中,造就了环环相扣,片末大梦初醒般的极致、畅快的试听感受,镌刻和对人性的反思以及择之不去的对于潜伏着的人性表征的寻览与呼唤。

最后更新
热门点击
  1. 可怜《长恨》无绝期,犹似《红楼梦》里
  2. 生而为人,对不起
  3. 读《梁家河》有感:感悟民本情怀,践行
  4. 一滴水只有融入大海才不会干涸
  5. 永垂不朽的精神
  6. 向雷锋同志学习,弘扬雷锋精神
  7. 学雷锋活动感言
  8. 我的忏悔
  9. 让成长刷新前进的足迹
  10. 青春期的性与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