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河 听河 品河

石宏海

 

 

看河

前些天,河床都露出来了,可昨天,听说泾河涨了。

我便骑着电摩下河滩看河。!河面宽了,它也许在显示威力,展示实力,洪波涌起的稠泥水,滚滚向前,气势非凡。河边站了许多人看河,其中不少索性下河捞鱼。有拿木棍打鱼的,有拿网圈逮鱼的;有两位已经70多岁的老汉,上衣一脱,裤子一脱,拿上家伙事就下去了,水打髋部,老当益壮,一点也不输给年轻人。河对岸,沿岸每隔十几米站着一个捞鱼人,十几个一字排开上游的看见鱼,大声喊叫,鱼!鱼!大鱼!捞上了,扔进袋子里没捞着,也给下游提个醒,准备着打捞第二个若没有捞着,第三个捞,依次顺延。反正过的鱼,尤其是大鱼,靠河岸的大鱼,大多被“救”起了!远一点的靠河心的鱼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顺流而下。结果有个小伙截住一条四五斤重的大鱼,大家投来羡慕的眼神!其他的人的鱼大小不一,也就一二斤左右的样子。在河边浅处,小尾鱼挤窝窝,用手也容易抓到;还有不少的虾,虾的个头还不小哩!还是野生的,营养价值肯定比买的虾要高。大家谈论到,这次涨河,鱼太少了,不像一次涨河,坐在河边捡拾,拾不完,多的用车拉今天收获不怎么样,大家显得遗憾。河里的鱼似乎越来越少了,有的就提着战利品回家了。昨天为夏至日,泾河为我们送来了一份礼物,泾河的礼物。

 

听河

河水一改过去温柔的面孔,鼓足了劲,短距离赛跑般,向前冲去。发出的吼叫,激越的,浑厚,一个声调。虽然很单调,但越听越想听,让你浮想联翩……

昔日的泾河,尤其是冬春时节,泾水潺潺很从容。虽然也有声,但那是哗啦啦的笑声,很清脆。有时像说悄悄话一样。

一年四季,会听出味道来。泾河似乎时而奔跑,时而散步;有时喊口号,有时在唱歌;有时你觉得他在回忆过去,有时你觉得他在展望未来;有时在诉说,有时在沉默;有时你觉得它着急,有时你觉得从容不迫……总之,总会听出对生命的追求。

 

品河

无论是河床见底时的淙淙的小流,还是汹涌澎湃的滚滚洪流,你是否发现一个规律,她总是朝着既定的目标前进。融渭河,入黄河,进大海。千百年来一直如此!从不旁骛,从不三心二意,从不改变,从不回头,才有生命的亘古,生生不息。

泾渭分明大家都知道。相对而言,汛期,泾水浊而渭水清,非汛期,泾水清而渭水浊。泾水是潺潺的清流,是浑浊的洪流,所有的一滴水都不落下,不放弃一个小水滴,用神奇的大自然的力量,带着大家回归大海,勇往直前,走进更广阔的世界。

泾河灌溉两岸的农田,哺育两岸的老百姓,成为我们的母亲河。我们每个人都是河中的一滴水,也要历经千转万回,实现成为大海一员的梦想! 

 

   (作者单位:陕西省西咸新区泾河新城文塔寺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