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她一直孤独下去

郭茹茹

                                                                                             
        窗外的雨还滴滴嗒嗒下个不停,今年的五月仿佛比以往更冷一些。
        中午收到母亲发来的微信,试探性的问我五一假期回不回来?我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说些什么,总觉得直截了当的回答会让母亲感到失望,一张落寞的眼油然而生出脑海,我思考了半天,最后觉得还是直接点比较好,反正都是一样的结果,何不让这个结果来得更快一些。母亲听后,便回了个“哦”字,然后发过来语音说:“那怎么不回来呀?你弟弟也不回来,你们都干啥呢?”我逗趣儿地说了句:“忙于学业,无法自拔”,母亲说“学习打紧,也放不了多久,路上也不安全。”语气明显带了些许的低沉。
        我了解母亲,她从不会用语言表露自己的情感,但他的内心情感却异常丰富,一颗装了好多人的心唯独少了她自己。
        记得前几日夜里梦到了母亲,醒来后发现枕间湿了一大片,我向来是个感性的人,比起常人对待感情更加敏感了些。梦里的母亲,一人走在乡间的小道,推着一辆破旧的木头车,看见了我,便向我伸出手来,告诉我老房子要拆了,她一个人不知道要去哪里,我想过去抱住母亲,无论怎么努力,都抱不到她,母亲越来越小的身影逐渐消失于视线内,空气中还残留着母亲刚才吼出话的回音:“别留下我一个人,我害怕。”我惊醒了,许久睡不着觉,我又开始了天马行空的想象。不知道此时的母亲是不是一个人也睡不好,越想便越难过。
        天亮了些许,我给母亲发了条微信:妈,在干嘛?她很快回了过来:人老了,睡眠越来越不好了,你怎么也醒的这么早。我又开始难过了,我无法想象失了母亲后的我会是什么样子,我也从来不敢想。
        梦里的事一般很难在第二日完完整整复述出来,可梦里母亲的那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仿若扎根于我脑海中一般,倘若多年后我忘了许多事,忘了自己,也不会忘记母亲说出的这句话。
        我的母亲,的确很孤独。
        母亲和父亲的家离得很远,母亲嫁过来之后,便很少有回家的机会。那个时代的婚姻于女性来说便是一道枷锁,至少现在的我是这么觉得的。嫁过来的母亲便担起了家里大大小小的杂活,母亲生来善良,可是善良过头便显得有点怯弱。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风俗一直被老一代传承发扬着,所以以上压下在他们眼里便成了理所应当。奶奶更是将这个传统发挥的淋漓尽致,经常会在鸡蛋里挑骨头,挑出一根便仿佛抓了莫大的把柄,随即开始指责痛骂。奶奶生了三个儿子,大儿媳和三儿媳都因不堪奶奶的指责,要么大打出手回了娘家,要么大吵一架从此不相往来。而从未反抗过的二儿媳便是我的母亲,所以奶奶更愿意指责母亲了,因为她从来不会反抗,也因为她没有靠山。
        你们可能要问我:那么父亲去了哪里?我的父亲其实较母亲来说在奶奶跟前更为怯弱,也是因为他认为中华传统美德的孝是不容破坏的。况且父亲在外打拼,一年只回两次家,一次是夏,一次便是冬。
        在我两岁时,母亲怀上了弟弟,奶奶非要拉着母亲去打胎,只因为别人算到肚子里的是个女孩,奶奶便深信不疑。这是母亲第一次反抗,反抗不行便恳求,奶奶软硬不吃,最后还是外婆千里迢迢过来解了围,外婆说:“如果生下来是个女儿,我把她养大。”母亲哭了。像折了翼的小鹰蜷缩于老鹰的翅膀间般,母亲蜷于外婆怀中,哭了半晌。母亲这么些年一个人过来太辛苦了。这是后来生病的奶奶讲给我听的,她说其实她心里明白母亲是个好女人,她也给爷爷说了,倘若以后分了家,就让他跟着二儿子过,二儿媳一定会好好对他的。我听后,默默地背过了头。我确实是怨过奶奶的,但是这些怨突然间仿佛都随着奶奶的泪烟消云散了般。
        后来的我们搬到了城里,母亲起先没有跟着一起来,因为她放不下那一片庄稼地,放不下她喂了好多年的鸡,放了好多年的羊。但我总是劝着母亲和我们一起,她一个人呆在村里,太孤独了。
         母亲后来也进了城里,念叨了她的猪羊鸡念叨了好一段时日。进了城的母亲便担起了给我们做饭的活,不仅是我和弟弟,还有一大家子人,还有爸爸手底下的工人们,每次都是一大锅。母亲每次都让他们吃完了我和弟弟才开始吃,她最后吃,我总怨母亲,母亲总会笑着说:“不够了妈一会再给你们做。”
        记忆中,母亲刚进城那两年,似乎是我们家最热闹的两年,后来便各自买了房子,都分散了开,爸爸手底下的工人也都各奔东西了。这样一来,母亲就只用给我和弟弟做饭了。父亲一年要跑好多地方,有的地方远了,便又回不了家,我和弟弟每天上学走后,家里就剩下母亲一人。母亲常会说,她呆在家里都不知道干啥,突然清闲了,她心里反倒有点不安分。那个时候,母亲每天做的事就是看着电视等我和弟弟放学回家。回到了家里,她整颗空落落的心才落了地。
        上了大学后,母亲便真的成一个人了,一个人守着空房子,父亲偶尔会回去,我和弟弟太远了回去一次也不大方便。有时候给母亲打电话问她吃了没,她都会说一个人,不想吃啥。我能说的只有劝她好好吃饭,毕竟我不在她身边,不能伴着她。
        母亲本不会玩微信,上次回家我硬拉着她买了部新的智能手机,因为价钱跟我念叨了好几天,我说这样你想见我们就可以和我们视频了,母亲便问:“啥是视频?”我给她讲了半天,又演示了几遍,她才学会。嘴里一直说:“现在的高科技,你妈都用不了。”刚学会玩微信的母亲像小孩子一样天天抱着手机给通讯录里面的人发着:“这是我的微信号,我女儿给我买的新手机。”我在一旁听着想笑,我说:“妈,咱能别那么土吗?”母亲便瞪了我一眼继续给别人发些不着边际的话。
        算起来,自己有一段时日没有回家了。临近毕业,好多事情都在等着我,回家的事便一推再推。今日收到母亲发来的微信,我觉得我是应该回家一趟了,母亲心底里肯定念着我们回来呢!
        我突然改变了想法,事情虽然多,挤一挤时间总会做完的,可不能让母亲的等待落了空,我仿佛又看到母亲一双本充满期待的眼黯淡了下去。
        母亲的心很大,大到装了许多人,母亲的心又很小,小到连一点思念都装不住,让它从眼里溢了出来。时光很长,长到你可以做许许多多未曾经历的事,时光又很短,短到同母亲的陪伴变得越来越少。背起行李,去见一见许久未见的母亲吧!
       淅淅沥沥的小雨还是下个不停,我打了伞走在雨中。这个时候思念的种穿破了泥土,吐出嫩芽,越发茂盛了起来。愈生愈长的芽带着我,越过千山万水,去拥抱一个同在思念着我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