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席

 

     蓦然回首,生命里走过的一个个春,春里酝酿的每一个梦,我是多么地向往情有独钟呢!虽然,我热爱春,赞美春,受过春的洗礼,却不曾被春醒悟升华,展望于春的憧憬里。
     春一次次裹上鲜活的绸衣,撩起遮人的纱幔,微微地爬上眉梢,恍惚间猛觉得眼眸隐约一亮,犹如雨后春笋,晶莹泛黄,嫩叶嵌缀。风儿拂来,掀着兜着一明一暗地、柳坞便绿了,春色也浓了起来;一眨眼工夫,已是春光明媚,鸟语花香,令人无比眷恋陶醉。还未来得及多瞟上几番,她却冷不丁地趁人打盹,一溜烟似的不见了。
     春从哪里来?她长得漂亮妩媚吗?人们奉春姑娘为尘世间美丽的天使女神,可谓钟灵毓秀,国色天香。有涵养,有魄力,是个上善贤淑的布施者。因为,她总出现在春寒料削的季节,剥去冬的老茧,抽出春的风采,给予人世蓬勃与希望。
     纵然年复一年地向春索取,却不曾感受体恤春的惆怅。为此,她风餐露宿,饱受凄苦,日夜兼程,无私奉献。她默默地承受,雕凿、任劳任怨,不露声色,多么憨厚惇朴的血性,难道我们不该向它肃然起敬吗?
     我仅仅琢磨着春来了,天气暖和了,三月的天空明朗了,万物即将脱变,焕然一新,以一派生机盎然的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如同,这样的现象由来已久,也不曾懈怠疏远过,是天地间早已注定的姻缘。而我们恰恰正是那际遇里邂逅的过客,踉踉跄跄地打春的岔道上擦肩而过,失却了对春的许多敬畏。
     春是一个时令的范畴,饱醮了天地造物的辛劳。春烂熳一回,便倏忽间不见了,是春的初心,也是春的归宿。她颇具匠心,抛洒热血,毫不吝啬,只为装点他人,从不粉饰自己。你能目睹春孕万物、脱胎换骨的壮举,却勿忽视了春的酿苦用心。
     我们禀受春的恩赐,却从未涌泉以报,多么令人遗憾惋惜!至始至终,既觅不到春的踪迹,也窥不见春的容颜。如同,春是幕后的使者,主宰着戏的主角。
       春匆匆地从天地间走过,从你我的身旁掠过,宛如她梦的精灵,翩着彩蝶的翎羽,超拔茁壮,召唤醒遍地惊蜇的生命。于是,天蓝地绿花绵绣,沁了口,润了眼,醉了心,饶有兴致,余味袅袅,多么绚丽活泼的一幅场景。
     仿佛风是春的脚步,抚着水的脸庞,吻着花的笑靥,吸着雨的乳汁,还有春雷震震,天地如胸。但是,待春涂尽了春色,燃尽了青春,遂不辞而别,偷偷地隐身遁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春以她独有的风格年复一年在天地间轮回,恰似我们曾经赞美的许多非凡伟大的生命:呕心沥血、甘愿奉献、不计报酬、无怨无悔。如同我们虽不知春从何而来,却知春馈赠予哪里,哪里便有她的足迹,蕴含滋养的一切。这不得不让人唾弃那些为功名利禄而奔波效劳的生命,甚至为求得一份至高无尚的荣誉不惜践踏公德、损人利已。这与春的潜质品行媲美,不仅仅是丈量善恶的尺度,而是各自有悖于对生命价值的不同诠释。
     那么,我们究竟以何种方式生存才不愧此生,更具意义。那就是你以春的姿态从春走过,播下种子,孕育希望。其实,我们每个人本应像春那样生活,血脉里淌着春的思想、春的朝气;一个至善至美、高风亮洁的春,才是人生追求的最高境界。
     这么想着:我心里面顿时充满了春的气慨、春的愿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