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 荷

董斌

      一个人的旅行在夏日荷塘,于艳阳高照里邂逅“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红花别样红”,有红红白白的小荷,身着罗裙的莲女。当时情歌盈耳,小船划开一池清波,白藕般的手臂,兰花般的手指,娇羞的面容,脑海里“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字句便油然而生。

  水面这时看似宁静,有浮光耀金,几只鸟儿在厚实的荷叶上时而舞蹈,时而喝着荷盘上的甘露,见有船来,“扑棱”地飞远。那水下有金鳞游泳,南北西东,开心时居然一个挺身,上来瞧瞧,然后钻入水中,再也寻她不见……

   所以,即使有缘,未必就能相识。回眸一笑,也仅仅是擦肩而过。

   近黄昏,荷田远望,那些含苞怒放的荷花有如把把亮闪闪的火炬,又似浓烈的杯杯红酒,染了天,着了云,动了心。及至傍晚,月光如水,微风习习,只只萤火虫开始装饰夜幕,纺娘、青蛙、知了齐鸣。蛙儿最耐不住寂寞,顽皮地跳入水中,只是“扑通”一声,就随着水波“唰”地扩散到池塘的那边,炫耀地唱起歌来。

  一泓碧水,有荷花铺衬,想想就如清水润心。“习习西风淡淡烟,素月飘渺青烟间”的意境里,婆娑的绿苇,或舞或歌,泼墨成一幅世外山水,朦胧着挂在我的眼前,那是只有中国的水彩画才能描绘的雾里水乡。在那里,有袅袅炊烟飘过,绿舟在如镜的碧水中徜徉,赏心悦目,欢快自有人知。《击壤歌》唱:日出而落,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意在远古,却令今人艳羡不已。

  于是真想长居此地,于池旁小亭,日日笑对荷花,啜饮莲茶,一杯春露,两腋清风,无杂音绕耳,无世俗入目,何等的悠闲!何等的惬意!令人追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