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杂想

周超

 

 
一、黄金难买是诚信
 
一次到遵义出差,早上出来吃了早饭后,看见早点摊边有个报摊,想买份当地的报纸看下,于是围着报摊转了一圈,想买一份早报,一看摊主不在,只好又围着报摊转了一圈,看看还有什么想看的报纸,奇怪的是半天没看见摊主过来。是不是摊主有事去了,总要有个人招呼呀。心里正想着,看见一个人过来在报摊上拿起一份早报,然后将一块钱丢进报摊中间一个用油桶改成的一个装钱桶里。我转了半天,没注意这是个装钱的桶,还以为是用来压住报纸不让风吹起来的桶呢。仔细一看,里面零钱已经装了半罐了。无人售报摊?我心里想到,这在我们那里可没见到过呀,没人看管,不怕别人把钱都拿走了?我刚围着桶转了两圈,会不会有瓜田李下之嫌呀。正想着,只见又一个人走过来,拿起一份报纸,把5块面值的钱丢进去,然后拿出4块零钱走了。找零也是自己找呀。我这才相信,这真是一个无人售报摊。这里的民风竟然如此淳朴,民间如此诚信之风真是用黄金也难买的到呀。在我们那里可没看到呀。我心里情不自禁赞叹到。
由此我想到,无人售报其实就是卖报人相信买报人一定会如实给买报的钱,不会少给,也不会多拿,就是我们常说的讲诚信。而看似如此简单的事,却能有多少地方能做到呢。如果再多些地方出现这样的民风,我们整个社会民风会不会都可改善呢。如果施工企业、业主、监理、协力队伍、供应商、当地群众、企业员工等等,彼此之间都能做到讲诚信,在没人监督的情况下,把自己的承诺做到,不偷减,不多占,保质保量地兑现承诺,那施工环境将会是多么地好呀。如果整个社会都以诚信待人,可以少多少纠纷,少多少官司,少多少矛盾,整个社会的风气将是多么地好呀。
这样的风气黄金难买,能做到吗,我真心期盼着这一天。
 
 
二、服务生说
 
一日,跟朋友约好到一家火锅店吃饭。听说,这家火锅店生意很好,去晚了,还要等翻牌,我就提前到店里去订位子。一进店里,门口迎接的服务生马上笑容满面地迎上前来,热情地询问,热情地引座,只要从你面前经过的服务生都笑容可掬地向你点头问候:“您好!”
开始我觉得这家店培训工作做得真好,后来我发现每个服务员身上洋溢着一种发自内心的热情、快乐、自信,甚至优越感,这是其它店的服务生身上所看不到的,也不是培训能培出来的。
在等朋友的时候,我就问一个服务生:“你们看上去比其它火锅店的服务生都很热情、很快乐、很自信,你们的工资一定很高吧?”他说:“我们的工资与其它店相比只能说是略高一点,但是我们这家店员工的福利待遇比他们都好。”“哦,有哪些呢?”我好奇地问道。他说:“比如,我们都住在小区里,不是住的那种很挤的员工宿舍,每天,有阿姨给我们打扫卫生。我们吃饭都有专门的厨师给我们做,不是在店里随便吃点。我们吃完饭,不用洗碗,碗都有阿姨来洗,我们的衣服也不用自己洗,都有专门的阿姨来洗,我们享受的服务有很多。”说话时,可以看出他一脸满足的样子。看到又来了客人,这个服务生连忙又热情地迎了上去。
工作之余,享受了别人给自己带来的热情服务,工作之时,自然又把这种热情带给了顾客,我想这就是这家店服务生为何自然流露出的热情、快乐、自信,甚至充满优越感的原因吧,也难怪这家火锅店生意这么好。
 
三、从章丘无锅看工匠精神
 
自今年2月《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播出后,记录片里讲述的手工打造的章丘铁锅一下火了,购买铁锅的人络绎不绝,订单数量大幅上涨,一时间章丘一锅难求。
记录片里讲,章丘手工铁锅制造需要历经十二道工序,七道热锻,五道冷锻,再过十八遍火候,一千度高温冶炼,经受三万六千次锻打,直到锅如明镜能照出人脸。用锅炒鸡蛋,不放一滴油,就能做到丝毫不粘锅。片中质朴的老铁匠说的那句:“三万六千锤,少了不行,没有这个功夫就出不了这个产品。你糊弄它,它也糊弄你,它不好看!”道出了敬畏产品、坚守传统、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的真谛。这与百年老店同仁堂“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俗话说,慢工出细活,精雕细琢出精品,如果为利益所熏,一味地图快,一味地图节省成本,突破工艺底限违背操作要求,盲目地抢快减工,缺少了对产品的敬畏,丧失了对传统的坚守,丢弃了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那就会像老铁匠说的“你糊弄它,它也糊弄你”,只能是生产出粗制滥造的产品,甚至是不安全的产品。近些年来,新闻上不断曝光的伪劣产品、黑心食品,甚至楼歪歪、桥倒倒,都足以印证老铁匠的那句话。
无论是生产产品,还是经营品牌,亦或是打造百年老店,都是一个长期不断精益求精的过程,需要敬畏产品,敬重用户,容不得一点浮躁之心,要有宁愿章丘无锅,也要打足三万六千锤这种坚守工艺的执着。所以,制造百年产品,打造百年老店,我们必须要有工匠精神。
 
四、浅谈忧患文化
 
孟子说:“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在我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典型的案例数不胜数。
“生于忧患”的例子有很多,如越王勾践在越国面临灭亡的忧患之中卧薪尝胆,发奋图强,三千越甲终吞吴。纵观中国近代史,也是多难兴邦。新中国成立之后,从“两弹一星”到现在神舟十一号、天宫二号等等,无不是在忧患之中励精图治取得的成就。1949年,党中央从西柏坡搬到北平,毛主席当时说,这是进京赶考,不能学李自成。这也是一种忧患思想。
“死于安乐”的例子也有很多,南宋小朝廷偏安一隅,“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南宋已丢半壁江山,仍不思忧患,只知享乐,最后终被灭国。清朝闭关锁国,盲目自大,自认为无敌国外患,安于享乐,不思强国,海军的军费都挪用去修圆明园,最终被列强船坚炮利打开国门,割地赔钱,受尽屈辱。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国家如此,企业也是如此,忧患文化建设也是企业文化建设的一个重要部分。许多企业创业之初,在忧患中创业,在忧患中做强,而当做大时,乐于现状,不思进取,结果轰然倒塌,这样的例子也有很多。所以,在市场竞争异常激烈的今天,我们必须加强忧患文化的建设。
 
五、风起于青苹之末
宋初,宋太祖赵匡胤为防止武将们发生兵变,像他一样“黄袍加身”,采用“杯酒释兵权”的办法温和地解除了武将们的兵权,并且不断地削弱各地的军事力量。
“杯酒释兵权”在历史的长河中或许是沧海一粟,然而自此轻武之风如起于青苹之末,逐渐盛行于宋朝。虽然宋朝文化经济繁荣,从《清明上河图》中就可看出当时社会的繁荣,然而将士们不再以边关立功为荣,最后导致了宋朝武力下降,军事软弱,边关狼烟不断,金、辽、西夏、蒙古等不断入侵。北宋名臣范仲淹任陕西经略副使兼知延州(今陕西延安)抵抗西夏入侵时写了一首《渔家傲·秋思》,“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从词中就可看出当时的延安就已经是边防前线了,而且是孤城一座,边关如此吃紧,朝廷却无力更改局面。
武力软弱的宋朝不仅蒙受靖康之耻,而且不断地割地赔银求和,后南宋虽偏安一隅,苟延残喘一时,最终也难逃灭亡的命运。
而汉朝开国后,崇尚武力,不断地开疆拓土,中国的版图不断扩大,至今,中国人还生活在汉时确定的版图之上,享受着汉朝的“红利”。而汉字、汉语、汉文化、汉服……更是到今天依然成为中国的元素影响着世界。而汉朝也造就了一批如卫青、霍去病、李广般的勇猛武将,有着“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豪壮气概。对在边关立功的将士,朝廷大加封赏,汉武帝就在长安给立下大功的霍去病修建了华丽的府邸,而霍去病只说了句“匈奴未灭,何以为家”。
可见,“尚武”、“轻武”之风决定着一个朝代的命运,关系着江山的稳定。而诸葛亮在《出师表》里也说:“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两种不同的文化造成的是两种不同的结局,文化就像是一只无形的手左右着历史的进程。
 
六、文化是企业的基因
 
时下,网上都在争论转基因的食品不能吃,而文化就好像是基因,企业文化就是企业的基因。转基因的食品不能吃,转基因的文化也不能“吃”。纵观世界,有的国家发生政变、解体等等,很多都是自己的文化这个基因发生了变化,盲目地接受外来思潮,否定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基因,思想文化发生动乱,政局怎么不可能发生动乱呢。而有的奶粉企业、路桥公司一夜之间垮塌,不也是丢弃了企业的文化基因,弄虚作假不顾质量罔顾生命而自取灭亡。
再者,经常看到两个城市为争夺名人故里而争论甚至对簿公堂的消息,如襄阳和南阳都在争诸葛亮躬耕地归属地等等,笔者认为,表面上看是两个城市争夺名人效应,实际上争夺的是城市文化的基因,有了文化的基因,打造百年老城、历史名城就有了灵魂和底蕴,城市发展就有了底气和活力。
城市如此,企业也是如此,企业要想打造百年老店、百年名店就要像打造百年老城、历史名城一样要有企业文化这个基因,有了文化的基因和底蕴,企业才会走得更远。如同仁堂恪守:“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 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的文化基因,使他成为百年老店、百年名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