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幸福的回忆

杨昌俊


 

每个人,在回忆往事时,都有自己难忘的故事,如一首歌,一首小诗,一件小礼物,甚至是一朵鲜花,而我的心中则开着一片花海,一朵一朵,美丽娇艳,让人沉醉。这花海别人看不到,这姹紫嫣红的花海开于我的心间——那就是受到毛主席的接见。

 

一九六八年三月七日,北京初春的阳光明媚,但天气还是有些冷。即使这样,我们的心里却感到很温暖,因为我和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炮兵、工程兵、通信兵、防化兵、装甲兵及高等军事学院、政治学院出席全军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的代表,将要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受到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的接见。

 

我从小生长在陕西省临潼县渭河南岸一个贫穷落后的小村庄,家里很穷,从小饱受苦难。我上小学的时候,正是解放初期,老师常对我说的一句话是:“天大地大没有党的恩情大,河深海深没有毛主席恩情深。”几十年来,这句话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刻印着,以至于我整个少年和青年时代心里头就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和美好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我要见到毛主席。可我真没想过如果我见到他老人家的时候,我会是怎么样一个人,干着什么样工作,我凭什么见他老人家,要向他说些什么话。这一切的一切,我都没想过。

 

当我告别战友,坐上开往北京的火车时,心情格外激动。尽管车轮飞滚如风我还嫌太慢,恨不得一步跨到北京城。

 

到了北京后,我们作为部队代表,受到兵部首长特殊接待,被安排在北京总参第三招待所。这个招待所主要接待来京的部队人员,整洁舒适的被褥,雪白的墙壁,崭新的房内设施,给我留下难忘的印象。这次接见还有来自其他边防、海岛、高原、戈壁、丛山峻岭、林海雪原13000名代表也来到了北京。

 

我翻开日记本满怀激情地写道:火车夜半到北京,天寒地冻身不冷。人民战士骨头硬,一轮红日照心头。那天晚上,想到自己即将在人民大会堂见到日日夜夜想念的毛泽东主席,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直到凌晨一点多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一九六八年三月七日下午十八时十五分,我们日夜想念的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接见我们。早上五点,我就从床上爬起来,洗漱、收拾。脸洗得干干净净,对着镜子照了又照,头发梳了又梳,胡子刮了又刮,牙刷了又刷,惟恐自己仪容不端庄。我穿了一套平时舍不得穿的新军装,觉得自己焕然一新,十分精干和潇洒。洗漱完毕,用过早餐,我们整队乘车来到人民大会堂,经过安检部门的检查,在会议大厅指定的位置等待领袖的接见。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而又幸福的。人民大会堂接待厅灯火辉煌,又鸦雀无声,大家目不转睛地盯着主席台。我的内心则是既兴奋又担心。兴奋的是能见到受全国人民敬仰的伟大领袖毛主席,终生期盼的这一天终于来临了,担心的是怕我离主席太远,看不清楚他老人家的面容。

 

正在我胡思乱想时,主席台上不知谁喊了一声:“主席来了!”当我们日夜想念的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来到会议厅时,会场立刻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只见毛主席红光满面,乌黑的头发,上身穿着中山服,下身是中山裤,脚穿着黑色皮鞋,神采奕奕气宇轩昂地一步步朝主席台上走来。

 

大家异口同声且有节奏地高喊:“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主席高声回应大家说:“同志们辛苦了!”我们坚强有力地大声喊:“为人民服务!”

随同毛主席来的还有周恩来总理,以及国务院的其他领导。毛主席亲切地和全军六兵种两院校的领导及代表一一握手,接见过程前后大约有一个多小时。毛主席和国务院领导走后,我们才有序地退场。

 

那一天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一天,毛主席的接见使我终生难忘。我决心更加努力工作,为党为人民做出更大的成绩,回报毛主席、周总理的关心和爱护。

走出人民大会堂回到驻地,大家都顾不上休息,忙着给家里发电报报喜,我也给父母发了电报,告诉这一重大喜讯。这时有一位矮个代表“哭鼻子”,原来他因个子矮,被前面一位身材高大的代表挡住了视线,没有看清毛主席,急得哭起来,回到驻地他还泪水涟涟。我们部分代表在天安门广场合了影,作为终生留恋。

 

虽然,毛主席接见这事已过去五十年了,但每当想起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接见我们的情景,内心依然不能平静。以后,只要我到北京去,都要到毛泽东纪念堂看望他老人家。2014216日,我去看望他老人家时,还购三束黄玫瑰花敬献在他的遗体旁边。郑重的为他老人家鞠了三鞠躬。至今,我还收藏着毛主席语录本、毛主席像章、毛泽东选集及毛泽东儿子毛岸青的照片,以表达我对毛主席的热爱和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