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十首

钟君

 

 
一、素心依旧遇清欢
                                                       掠过云絮的层叠缠绵
只为给天空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烟花升空又转瞬散落
在天空划出绚烂却短暂的弧线
俗世的烟火味掺杂在空气中
氤氲 弥漫渐渐相融
看惯了现世的热闹与喧嚣
才意识到朴素闲静的美好
那被浮躁漂染了的言辞浸透了的腔调
只徒剩撑场面的虚伪客套
再道不出人心的平宁抑或坦诚
 我庆幸自己的笔尖尚未沾尘
得以不拘纷扰地循着本心
描叙着万千浮世的日升月落
我轻剪岁月的一角
将其折成一纸简约诗签
年华向来沉默不语
我自静守眼前清欢
盼着日子在温婉的时光里
迎着希望开出花来
 二、时光故事
这是一个闲适安谧的午后
有暖阳斜照有书香沁脾
我静看时光轻抚我香案上的琴
轻拢慢捻诉说动人的倾城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个踱步雨巷的温柔姑娘
撑着一柄微微泛黄的油纸伞寻觅韶华未果
眼中隐隐透着一丝伯玉笔下的丁香愁怨
她并非怨天也绝不是悲己
只是看懂似水光阴洗尽铅华无数
留不住人间亦揽不住永久
只听她无奈地拨动年华的水纹
嘀嗒 嘀嗒嘀嗒
 
三、言爱
说爱,眼眸闪着泪光
听爱,嘴角微微上扬
是怎样讨人欢喜的可人儿啊
如同拥有魔法一般将空气变成了粉色
那个陷入柔情里的人
手中拿着一只告白气球
沉醉于一双迷人的笑 
飘逸着馥郁果香的发丝
散发木犀兰香气的荷叶边木耳裙
举手投足间似乎都能溢出甜香
这一切都仿佛是梦中场景
伊人姽婳笑语嫣然
那一抹清新明媚的笑容
只看一眼便俘获了整个春日的情韵
 
四、非异乡人
这是一座并不陌生的城
车来车往酒绿灯红
人们每天都和不同的人擦肩后错过
在如今这个沉默的时代
连寒暄都险些成为一种轻奢品
我独自打1912酒吧街走过
夜场的喧嚣气息扑面冲来
夜灯下的我拖着漫漫孤影
心底难掩的寂寞如泉喷涌
从店里传出的重金属音乐
躁动的旋律挑逗着我的心
众人的狂欢声刺痛了我的耳膜
人声、乐器声还有路边的鸣笛声相混杂
吵闹的调子里好像有耗不完的激情
我果然不是个能折腾的角儿
无法强迫自己挤进别人的圈子
孤独似潮水快要把我淹没
我试图挣扎可压根无力呼救
偌大的城足以反衬我的渺小
谁人会顾及我的情绪
与这片繁华的格格不入
不知是该算作独特还是另类
可我分明注定了逃脱不掉
偏偏讽刺的是我不是异乡人
 五、自然真谛
微光拂晓的清晨、露珠在叶上醒来
默默回忆起与寒夜讲了半宿的情话
甜甜的、且很清新
阳光正好的午后、蜜蜂在花上小憩
收获采得百花成蜜后的幸福与喜悦
甜甜的、还很窝心
我在每个充满希望的日子里坐看云起
云卷云舒教会我如何拥有平和心境
轻轻的、又很平宁
我在每寸骤然起风的时光里且听风吟
风起风息令我明白缘起缘灭亦如此
轻轻的、但很煽情
我在每段独自坚守的岁月里静待花开
花开花落让我学会淡然和宠辱不惊
无声的、却始终不愿忘记初心
 六、已深的秋
金樽空对月愁绪难解
落笔踌躇间情该怎写
雨夜独酌无人问候
光阴错付覆水难收
粉墙外风过黄花渐瘦
旧忆拂不去涌上心头
情深未减点滴入酒
西风阵阵偏惹泪流
遥想当年你浅唱轻奏
一曲琵琶声悠悠
余音婉转萦绕层楼
诉说企盼的长相厮守
庭外溪水长流
谁料想泪湿衣袖
后悔心事没能脱出口
缘向来不等候
简笺寥寥字谈何不朽
结尾的韵脚久未参透
世事并不由我
黄叶纷纷飘落
如何挽留这已深的秋
 
七、陆唐别绪
短亭旁边临分别 谁无言
绿柳缠绵痴情怨 无人怜
曾经誓言被搁浅 忘在那夜
后悔初见当时太过胆怯
雨送黄昏花易落 情满阁
还很眷恋怎甘愿 不再见
往事不念缘分浅 回不去当年
景旧人空瘦锦书谁来写
他饮下黄藤酒内心愁幽幽
一杯愁绪向谁诉
她饮下黄藤酒心事多烦忧
因怕人寻问咽泪装欢苦
 
八、纳兰情思
风流少年愁郁结 为红颜
相思苦恋情更切 盼会面
誓比一见立瑶阶 倾诉思念
正配空悬偏逢梨花欲谢
寂锁朱门心意冷 夜难眠
宫禁深严满腹怨 不敢言
当初的缘实在浅 如昙花一现
情自成追忆柔肠皆寸裂
雕栏曲处雨歇倦眼泪悄悄
萧瑟凄风凉肺腑
心头怅绪难解醒醉独无聊
执念无寄处总被多情误
 
九、红楼故梦
红楼故梦胭脂泪 为情牵
宝黛初见情根种 愿相恋
彼此有心可偏偏 相互亏欠
木石前缘竟只是场空念
情投意合怎忘却 你容颜
两心苦绝愁频添 难消减
满腹清怨无人怜 徒追忆从前
尺素寄思可谁人能理解
楼中春秋几度梦醒到日暮
爱而错过是糊涂
楼中春秋几度历盛衰荣枯
旧时景空在潇湘馆深处
 
十、杏花雨微寒
黄昏杏花寒
憔悴容颜不忍看
泪雨洒栏杆
一场情痴成悲叹
幽怨抚琴弦
凄凄哀哀心难安
曲罢清宵半
寥寥别语缘尽散
夜清冷黯淡
零碎回忆如月残
我一身孑然
想放下往日悲欢
不再相关
细将离恨传
誓与过往做了断
却湿衣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