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回忆温馨明亮(组诗)

黄山老岸

 

 
故乡的田埂弯进记忆
朴实灌满沟渠  
漫过村庄的流水
最终汇入河流  
错落的房舍一间紧挨一间
石板路从村头铺向村尾
鸡犬悠闲  
如乡间的隐士
对于外界的扰攘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今年的收成和明年的春播
是乡亲们的头等大事  
寒冬腊月
聚众闲聊  
用野趣打发贫瘠而无助的时光
历经风雨腐蚀的门窗
年份久远  
来自清朝的松木和杉木
纹理粗糙  
分化是石头沉默而孤独的语言
 
煤油灯的光晕在泪花中色彩斑斓
蕴藏哭泣丰富的内涵  
如果头疼脑热
卧病在床的乡亲将会获取更多的怜悯
厌食症的孩子  
新婚的媳妇呵
疼痛总是牵动人心
悲惨的家庭为何总要翻到悲惨的那一页
每个姓氏都有不同的细枝末节
孩子吵吵嚷嚷  
夫妻因穷困而侧目
酒席上的狂傲者呼朋唤友
亲如一家  
过结在嘻嘻哈哈中消除
高寿在堂的长者面慈目善
像大家族里至高无上的佛
 
开山挖土  
筑路修桥
秉承徽州乐善好施风尚的人
我们敬仰有加  
从不对他们冒犯
露天电影里一句平安无事小心火烛的台词  
被邻近三村的人反复默诵
调侃和贫嘴也饱含祈愿与警戒
从民国里出来  
又遇上解放
但我记忆中久远的器物上
分明写着光绪与宣统年间的字迹
苦中作乐的人用泥巴捏出男女性器
将它们摆放在秧苗之上
种田的人哗然一片  
全都笑翻了天
 
三反五反  
并未亲历
但农业学大寨的声势记忆犹新
小将们拎着广播筒  
乡亲们在田间引吭高歌
 大海航行靠舵手  
他为人民谋幸福
而闪闪红星的主旋律
被孩子们哼唱  
萦绕街头好像经久不散
 那个瘪鼻子货郎  
铁匠铺的隆金师傅
依然健在吗  
做砖烧瓦卖冰棍的白杨人
说话总像短一截舌头  
那拨人依然在世吗
我相信历久弥新  
确信耳熟能详
我相信抹不去的乡间记忆
是人一生的财富 
 贫穷又怎样
 
我相信再过两百年
华源河不改其道  
那蜿蜒交叠的田埂呢
也不会因时世的变迁而改头换面
 我相信与村庄遥遥相对的火炎尖
不会就此塌陷  
翻过前山就是南坞头  
村后来龙山
山坞里荒芜已久的田畴无人再去开垦
我相信钱胡两个大姓  
分居下半村和上半村
我相信喊叫了几百年的村庄
还是叫里方村  
不因旧人换了新人而大异其趣
 唯有回忆温馨明亮  
晚霞绚烂无比
村里的壮汉和新来的小媳妇  
婚嫁和盖房
与生育之时的婴啼  
一起照亮整座村庄
2018/09/03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