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红尘载你而去

六月的孤鸟

   我原本并不想打算跟我爸妈硬来的,可我爸妈却全然不顾我的感受,尤其我妈,以死相逼,一脸泼妇的模样,站在我眼前摆出一副准备时刻撞墙自杀的架势威胁我说:“你要是敢娶她的话,老娘我就死在你面前。”

  “你要是不死给我看,你就是我段阳生的。”我这辈子最讨厌被人威胁,所以我妈的狠话刚一说完,我就气得蹦蹦跳跳地指着她鼻子说。
  我非娶不可的女人,名叫杨果,今年三十六岁,而我二十四岁。
  认识杨果纯属偶然,我们是在一场酒席上认识彼此的。没有人特意告诉我,杨果名叫杨果,我是在酒席散后,从与我一起吃饭的那伙老男人口中无意中得知她的姓名的。当时他们酒足饭饱之后,无事可做,于是就八卦一个名叫杨果的女人到底离没离婚,然后我就知道了我这辈子第一次见过一面便终生难忘的女人,姓杨名果。
  老男人分成了两派,一伙人斩钉切铁地说,杨果没有离婚;另一帮人信誓旦旦地说,杨果不但离啦,而且早就再嫁了。
  其中有一个名叫章进柱的老男人,在说到杨果的婚事时,得意洋洋,貌似杨果跟他有奸情似的,他大声嚷嚷说:“我告诉你们,杨果的事我最清楚,她的事,从头到尾我都一清二楚,她老早就离啦,这些年一直单着呢。”
  章进柱是我进入社会以后,认识的人当中最厌恶的一个,这老家伙一见到漂亮的女人就色迷迷地盯着人家不放,我早就想背地里阴他一把,让他身败名裂。
  我没费吹灰之力便向人打听到了杨果的所有联系方式:手机号、企鹅号、微博账号、微信账号,为了能使杨果对我毫无戒备之心,我把章进柱那天说她的话,一五一十一字不落地悉数讲给了她听,并且还告诉了她,当时有哪些人在场,他们可以证明我说的话没有一个字是假的。
  就这样,我轻而易举地取得了杨果对我的信任,而我对她的爱慕之情也由内心的蠢蠢欲动走上了现实的勾引之中。
  我决心不顾我妈的死活,扬言非杨果不娶,在使我妈坐在地上哭哭啼啼地寻死觅活的同时,我爸气得把我的死亡日期精确到了秒,他举起右手,摆出一副即将把我往死里打的架势说:“你个畜生,看我不一掌拍死你。”
  “你打吧,”我把脸伸到我爸的手掌下说,“你要是不打死我,你就是我儿子。”
  我已经很久没有在我爸妈面前对生命视如草芥了,最近一次,是在六年前,我考上大学的那一年。当时我哥正好大学毕业,但却找不到工作,躺在家里啃我爸妈的骨髓,于是我就以我哥现时的处境预想了一下我的未来,发现将来的我,念完大学的下场一定会重蹈我哥的覆辙,甚至可能会更惨,最终落个饿死他乡的结局也说不定,这吓得对未来充满美好幻想的我,立马决定打死也不去上大学。
  我的决定,气得我爸在我面前摔饭碗,然后我就跑到厨房,接着手握我妈平日里那把用来切菜的菜刀风风火火地走出来,扬言要一刀送我爸去阎王殿生活。
  我妈没有给我一刀劈死我爸的机会,我刚一从厨房跑出来,她就一把抱住了我。我妈一边跪在地上抱着我的大腿,一边哭哭啼啼地磕头求我:“爹,你是我爹,好不好,我喊你做爹,你给我把刀放下好不好。”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被人喊爹,而且还是被我妈喊爹,于是我也就不好意思再继续伤我妈的心,然后心一软,决定放下屠刀,饶我爸不死。不料,我妈见我放下了菜刀,立马决定乘胜追击,她站了起来,擦干眼泪逼我发誓。之后,我就在她的淫威之下起誓,从今往后,一定安分守己好好过日子。
  我信守了诺言,在接下来的六年里,过着中规中矩的生活,大学里认真念书,毕业后回家考公务员等,但唯有一件事对我爸妈宁死不从,就是我死活不找女朋友,这让急着抱孙子的他们,天天彻夜难眠。
  不久前,我爸妈听我说找了女朋友,高兴得像狗见到失踪许久,总算活着归来的主人一样昂天长啸,但很快我便让他们的笑容永垂不朽了,我告诉他们说,我找了一个大自己十多岁的女人,不仅如此,而且还是离过婚的,并且还有一个比我小不了几岁的儿子。
  在我决定告诉我爸妈,我要以婚姻的形式来巩固我与杨果的关系之前,我曾几次询问杨果,她打算何时成为我合法的床上伙伴,但每次都遭到了她的拒绝,她说她不仅从未想过嫁给我,而且根本就不爱我,终于有一天,我忍无可忍了,对她咆哮说:“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不愿意嫁给我啊,凭什么呀,你?”
  “你爱我,我就要嫁给你?这是什么道理啊?再说,你拿什么来爱我啊?杨果看了我一眼冷笑说,“幼稚。”
  这不是杨果第一次说我幼稚,我第一次牵起她手的时候,她就笑着这样对我说:“我怎么感觉自己是在带儿子似的。”
  当时我们的感情正处在由模棱两可终于奔向了清晰可见的状态,因此她的话,我只是当着一句玩笑,并未在意,我在心里这样理解了她,我想,跟一个比自己小十多岁的男孩谈恋爱,这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然而我却万万没有想到,那居然是杨果对我最真实的内心感受,在她眼里,我就是一个尚未长大成人的小男孩,这让我无法接受。
  杨果经常拿一个中年男人的成熟稳重来度量我的行事风格,然后教导我说,什么样的男人,才是能给女人安全感,也是女人最想要的男人。
  杨果口中的中年男人,我早就认识,他是杨果单位的领导,一个正科级干部。一年前他的老婆患了一场大病,花了他好几百万块钱,就因为此事,杨果才突然对这个男人刮目相看的。杨果每次在我面前说到这个中年男人时,都两眼冒金光地感慨:“哎,如果有一个男人如此待我,让我死,我也情愿。”
  对于中年男人,我跟杨果关注的视角截然不同。杨果跟我说,这个中年男人没有向任何人借一分钱,这让我很困惑,他给他老婆治病的几百万块钱是从哪里来的?据我对他的了解,他只是一个每月领着几千块钱的固定工资的科级干部,他也没有一个很有钱的老爹,而他的老婆生病之前也就只是跟朋友合伙开了一家电脑店,并不像是很有钱的富婆。想到这些,我便向杨果提出了我内心的疑惑,我说:“我暂且不论这个男人究竟是不是一个好男人,我只是好奇,他给他老婆治病的几百万块钱,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
  “你先别管他的钱是怎么来的,”杨果不耐烦地说,“我问你,如果我是你老婆,我现在生了一场大病,你能做到他那样嘛?”
  “我做不到。”我斩钉切铁地说。
  “是吧,是吧,被我说中了吧。还口口声声说爱我,我看爱个屁。”杨果说。
  “你别急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嘞,”我接着说,“如果我有那么多钱的话,我肯定能比他做得更好。”
  杨果没有与我争辩,如果当我遇见中年男人的那种事时,我究竟能不能做到他那样,她认为这样的话题毫无意义,不过我却放在了心上。从那以后,我一有空,就跑去跟踪中年男人,可是大半年过去,我却一无所获。于是有一天,我拿着一张里面一毛钱也没有的银行卡找到中年男人,我对他说,上面有五万块钱,只要他能帮我办成一件事,钱就全部归他。我带着银行卡去找中年男人的同时,还携带了一支录音笔,我把他与我的对话一字不漏全部录了下来。
  一开始,中年男人百般推辞,说他即使穷死也不会违反组织纪律,但终究还是没能抵挡住金钱的诱惑。中年男人收下我的银行卡后,执意要请我去吃喝玩乐。
  中年男人带我花天酒地的情景,全都被我用手机录了下来。我是这样偷拍的,我先打开了手机的摄影功能,然后把手机放在耳朵上,侧身假装接电话,这样摄像头正好对准了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被纪委的人从他办公室带走双规的那一天,杨果看到他双腿发软。杨果说,中年男人是被两个大汉从办公室拖出来的。
  中年男人那天的表现,再一次破碎了杨果对男人的美好幻想,她在我面前接连发出了不下十次感叹:“没想到呀,真是没想到啊,他居然被吓成那样?有必要嘛?大不了就是被判刑坐牢呗,这有什么好害怕的。”
  我没敢跟杨果说,中年男人的结局是我举报的结果,因为我明白这样做的后果,她将永不理我。
  杨果指责我不成熟的另一件事,是我不该要她和我一起去说服我爸妈答应让我娶她。在最初的时候,我并没有直接跟杨果说,我要和她结婚,而是说,我要带她回家与我爸妈见面,不料杨果不但没有被我感动得热泪盈眶,反而脸色苍白。
  “你有病吧,你?我才不想被你爸妈像看猴子一样指指点点嘞。”杨果望着我说。
  杨果的态度很坚决,她说我不是她要等待的那个一起厮守到死的人,所以她是不可能会跟我回家的,于是这才有了我独自一人与我爸妈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口舌之争。
  我爸没有对我下手,他的巴掌悬在空中犹豫不决了很久,最终还是放了下去,接着对我说:“你滚吧,就当我从来没有生过你这个儿子。”
  从我爸的这句话中,我感觉到了他对人生的深深的绝望。
  我爸妈一共生了四个孩子,我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一个妹妹。我姐十九岁那年,给一个地痞流氓生了一个儿子,但没过几年,就离了,其中缘由错综复杂,我并不十分清楚,最直接的原因是,她男人被判了十年刑牢。我妹妹在她儿子三岁那年离婚,她离婚的理由在我看来荒诞之极,她说她的男人是个傻子。我妹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指着她的鼻子直骂娘,我说,你妈的,当初你与人家谈恋爱的时候你干嘛去了啊?如今孩子都这么大了,才发现人家脑子有问题,依我看,不是别人是傻子,而是你是一个婊子。后来,事实证明了我最初的猜想,我妹妹离婚不到一个月,就一脸幸福的模样和一个比她小三岁的男人跑到民政局领了一张结婚证回来。
  我的亲生兄弟姐妹当中,婚姻坚持时间最长的是我的哥哥,他们也是我们家最看好的一对夫妻,可谁能料想到,我嫂子是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她嫁给我哥五年,从未采取过任何避孕措施,但肚子一直都是扁的。于是有一天,我哥就带我嫂子去医院检查,结果医生说,我嫂子是一个天生没有生育功能的石女。
  两年前,我爸就想把我这个不会生儿育女的嫂子赶出家门,但我哥不干,他说当年他一无所有的时候,我嫂子死心塌地跟着他,他不能因为她不能生育,就抛弃她,他觉得只有畜生才能干出这样的事。我哥说服我爸妈不让他离婚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我爸妈有两个儿子,即使他的媳妇不能生育,但我家也不至于断子绝孙,接着我哥就趁热打铁,建议我爸妈赶快给我找一个老婆,然后生几个孩子,过继一个给他延续香火。我爸妈认为我哥哥的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好了,因此他们不假思索,就答应了从此不再为难我哥哥,他们开始日思夜想,怎样把我推入婚姻的坟墓。
  我曾企图以各种理由说服我爸妈,我不想去重复他们那结婚生子的人生故事,我说我一想到婚姻便会想到放羊娃的故事——他放羊,是为了挣钱,挣钱是为了娶媳妇,娶媳妇是为了生娃,生娃是为了能有人帮他放羊,他的娃放羊,是为了挣钱,他的娃挣钱是为了娶媳妇,他的娃娶媳妇是为了生娃……然后内心就恐慌不已。
  可每次他们都这样质问我:“那你告诉我们,你想要什么样的人生啊?”
  “我不知道。”我总是回答不上来。
  接下来,他们就苦口婆心地教育我说,“儿子呀,我告诉你,自古以来,结婚生子就是所有人的人生归宿,谁也不能逃脱”,而且他们还恐吓我说,“我再告诉你,如果你不结婚生子,等你老了会过得很悲惨的,到时老了,不仅没人养你,死了,都没人给你送终。”
  “我现在的人生都还不知道该怎样去打发,”我说,“我哪还有心思去管我年老之后的岁月啊。”
  “所以你就更应该去结婚生孩子呀,我告诉你,等你有了老婆孩子,你就会发现人生其实还是有盼头的。”我爸妈说。
  我跟你们说:“我讨厌这个人间,所以我不想弄一个孩子出来,让他在这个连我自己都不喜欢的世界活蹦乱跳,你们这样做,不是在逼我做己所不欲强施于人的事嘛。”
  我原以为自己永远也不会有结婚成家的想法,可谁知,我竟然遇见了看了一眼就心神迷离的杨果。
  其实我也说不清自己究竟爱杨果什么,这一点,杨果也从未放弃过怀疑,她曾多次这样质问我说:“这天下所有的男人,都热衷于追求年轻漂亮的姑娘,可你却对我这个老女人费尽心思,你是不是觉得我年纪大了没人要了,玩玩可以不负责任啊?还是你找不到女朋友,所以就专挑我这种老女人下手呀?我跟你说,如果你是抱着这样的心思接近我,你趁早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
  杨果三十岁那年离的婚,如今仍在与她的前夫争房产,与其挤在同一屋檐下,他们每日像仇人似的面对着彼此。我们在一起后,杨果告诉我此事,我心中醋意大发,几次建议她搬出来与我一起住,但杨果十万个不情愿。杨果说她的前夫,不是人,当年他们离婚的时候,口头协商好了,房子过户到他们的儿子的名下,可谁知她的前夫利用了她急于离婚的心态,他们签字之前,杨果的什么要求都答应,可之后却出尔反尔,偷偷地把写有他和杨果的两个人的名字的房产证改成了他一个人的名字。杨果一直咽不下这口气,她说当年因为年幼无知上了这个男人的当,所以现在说什么她也不能让这个男人有好日子过,如果他想用这房子再婚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地让他这个梦灰飞烟灭。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逼我爸妈答应我娶杨果,而我急于要与杨果成婚,并不仅仅是要向她证明,我是真的爱她,更主要的是,我想让她与她过去的男人断绝一切往来,而我要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得仰仗我爸妈的经济支持,我需要他们一生的积蓄,给我和杨果买一个安身之所,所以这次我爸说要与我断绝父子关系,我没有立刻滚出家门,也没有手握一把菜刀扬言一刀劈死他,而是死皮赖脸地站在我家门口不走,也不说话。
  就在我沉默不语,不知所措的这个时候,我哥一脸死气沉沉地从外面回来了,他身后跟着我嫂子哭丧着的脸。我一看便知,这对无法生儿育女的夫妻肯定又大吵了一顿,然后我脑袋里灵光一闪,一个破坏他们婚姻的计划便形成了。
  最近两年,我哥和我嫂子之间矛盾重重,而他们不和的原因,除了我嫂子的脸蛋早已丧失了引起我哥对她林香惜玉之情的能力之外,根本原因在于他们之间没有一根能让他们的婚姻凑合着继续混下去的纽带——属于他们自己的亲生骨肉。
  这两年我很明显地感觉到了,工作稳定,成为了我家经济支柱的我哥,对于能否拥有自己的孩子,早已不再是他当初贫困潦倒时有没有无所谓的心态,而我那白痴嫂子却一直沉浸在我哥昔日对她的诺言之中,完全没有觉察出来,她以为还是在和我哥谈恋爱,所以我哥一不像哄小女孩一样顺她的意,哄她开心,她就怒发冲冠,而她更让人无法忍受的是,好吃懒做,对这一点,不仅我哥,我爸妈也早已忍得咬牙切齿了。我一直在等待着他们能像一锅乱粥一样吵起来,这一次机会总算来了。
  我是在我嫂子从我身边一晃而过的那一刹那,把她逼上绝路的,我阴阳怪气地看着她说:“你的死猪脸装给谁看啊,好像我们家欠你钱似的,你生不孩子出来,没人怪你,可你自己竟然还不懂事,天天在我家神气活现,你有什么可以神气的呀。”我的话,引爆了在我家埋藏了五年的定时炸弹。
  我家里每一个人都是吵架打架的武林高手,这是我爷爷奶奶为我们树立的榜样,他们鏖战了整整一辈子,最后以我爷爷的自杀身亡而告终。
  我的爷爷,在我十二岁那一年,突然觉得与我奶奶吵下去、打下去,太过无聊,于是在一个乌漆墨黑的夜晚,一个人偷偷地上吊自杀并且成功身亡。再然后就是我爸妈,叔叔婶婶。后来我们兄弟姐妹长大成人,也很快加入了这支队伍,并且迅速成为了其中的核心成员。所以我成年以后,对婚姻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与我家三代人不幸的婚姻故事脱不了干系,只是我没有想到杨果治愈了我的婚姻恐惧症。
  我爸妈没有辜负我的期望,他们一听我说我嫂子不能生育的事,便立马眼冒金星了,精神抖擞,因为这事,他们已经咬牙切齿地忍忍了整整五年,他们一直在等待我家某个人捅破这张窗户纸。
  第一个指责我嫂子不是的人,是我爸,他说:“我们家没谁欠你的,你的死脸不要露给我们看,既然你觉得呆在我家如此痛苦不堪,那你明天就去跟段武离婚,然后回你的家去过好日子,我们家养不起不会下蛋的母鸡。”
  然后接下来就是我妈,她让我奶奶昔日骂她的话语,在我嫂子身上重演了一遍。曾经年轻时饱受我奶奶百般凌辱的我妈,总是说,她绝不会让她的儿媳妇重蹈她的覆辙,所以我嫂子从进我家门的第一天起,我妈就把她当成自己的亲闺女对待。可谁知我嫂子一点也不跟我妈客气,她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姑奶奶,在我家,过起来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美好生活,因此我嫂子这日的悲惨遭遇,也可以说是她往日不懂人情世故埋下的恶果。
  我没有待下去听我爸妈说我嫂子的是非,因为我撅一下屁股,就能知道他们将会用怎样恶毒的语言攻击我嫂子,让我嫂子连死的心都有。而我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我一看我爸妈连篇的脏话像潮水一般涌向我的嫂子,便知道我的阴谋得逞了,不出三日,我哥的婚姻必死无疑。
  离开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我那卷缩在墙角眼神无助的嫂子,有些于心不忍,觉得她挺可伶的。我哥没有出手相救,救我嫂子出水深火热之中,而是助纣为虐,与我爸妈站在同一条战线上,说明天就去民政局与我嫂子离婚。
  我哥的话,使我想起了杨果。
  一想到杨果,我对我嫂子的内疚感便迅速荡然无存,我从未像此刻这般,对人生充满着希望,虽然这希望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我离去的时候,我爸妈对我嫂子的人身攻击才刚刚开始,为了不打搅他们的雅兴,所以我就没告诉他们我即将要去的地方,而我也不想让他们知道我要去找杨果,告诉她,我已经成功地打败了我爸妈,不日我便可以光明正大地娶她为妻。
  然而当我兴致勃勃地来到杨果的住所,她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跑出来与我相见,给我开门的是杨果的儿子,他告诉我说,杨果被一个姓章的叔叔叫去唱歌了。接着我就叫他给我描述了一下他口中的章叔叔的大致长相,然后我就知道了这个姓章的人是谁,他就是那个吹嘘对杨果的私生活了如指掌的老男人章进柱。
  杨果不止一次在我面前说过章进柱的坏话,说她一看到他就觉得恶心,我把章进柱那天在人前说杨果的话告诉杨果后,对章进柱,杨果便厌恶至极了。可如此讨厌章进柱的杨果这一天却跟答应人家的邀请,去KTV那种败坏女人名声的地方,虽然我知道章进柱肯定又是假借工作之名,要杨果去陪什么老板,但我还是压制不住内心的醋意,因为章进柱这个老东西就不是好东西,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占女人便宜的机会,我曾亲眼目睹过几次他趁人不注意,偷偷地摸他办公室女同事的屁股。
  据杨果所说,章进柱这个老不死的东西,曾多次企图吃她的豆腐,但每次都被她成功躲开了。为此,我曾质问杨果为何不揭露这个老不死的东西的丑陋行径,可谁知杨果却对我说,这样做根本就无济于事,她说这样的事情一旦传开,没有人会去指责章进柱,反倒会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说她是淫娃荡妇。
  杨果说她年轻貌美的时候,经常碰见对她心怀不轨的老男人,而这些男人基本上都是她工作上的领导,他们之中,有的人是明目张胆地调戏她,有的人拿钱勾引她,有的人许她官职。杨果说,当时她还没离婚的时候,有一天对她的前夫说,有一个男人骚扰她,可不料,她的前夫不但没有像男子汉一样,去教训那个欲对杨果行不轨之举的男人,反却把杨果毒打了一顿,说她是婊子。从那以后,杨果便决定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她把自己的嘴脸培养成了一副母老虎的样子,吓得每一个企图打她主意的邪恶之徒躲得远远的,但是章进柱这个畜生,对杨果始终贼心不死。
  这天,章进柱又假借招商引资之名,说为了能让他们单位这次好不容易在上海找来的大老板决心在我YG县投资办厂,强迫杨果与他一起陪老板花天酒地,而这些花销全部由老百姓的血汗钱埋单。
  离开杨果的住所之后,我迅速来到了YG县城里最大的夜总会,我透过其中一家包厢的玻璃门看到了坐在里面坐立不安的杨果。在来此的途中,我想过很多闯进去把杨果带走的借口,但都被我否决了,因为那样做,杨果肯定会骂我不成熟,毕竟她还要继续在YG县的官场上混下去。最终我决定故技重施,用把杨果单位的一把手送进牢房的手段,来对付章进柱这个老淫贼。
  在我打开门冲进去之前,我先打开了手机的摄像功能,然后才手握我来之前在YG县最著名的超市五一超市里买的水果刀冲了进去。我的突然出现把所有人吓得目瞪口呆,我没有让他们缓过神来,我直接走到杨果的面前,然后把她拉到我的身后。我把手机的摄像头对准了章进柱和他宴请的几个大老板以及他们点的几个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小姐。我一边拍摄他们正在进行的勾当,一边用刀命令章进柱别轻举妄动,我对他说:“畜生,我严重警告你,从今天开始,你若再敢骚扰杨果的话,我就把我今天拍的东西公布到网上去,让你不得好死。”
  我说完便牵起了杨果的手破门而出,在走出门的那一瞬间,我把刀丢进了包厢。至始至终,杨果对发生的一切都一脸茫然,而我也没有给她指责我乱来的机会,我牵着她的手一路狂奔。在奔跑的途中,我把怎么对付我爸妈的事情告诉了杨果,还把害她曾经崇拜的领导入狱的原因告诉了她,最后我大声对她说,我此生非她不娶。我原以为杨果会停下来指责我心理黑暗,抑或指责我不成熟,但她没有,她始终一言不发,微笑着看着我,任我带她去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