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支书的华丽签字

曹国选

 

 
年过半百的大王支书读书并不多,却能说会道还能写,且练就一手好字,特别是自己的官名以及“同意”几个常用字,近乎华丽。不讲当地乡亲,就连见过大世面的钱老板见到《联合办厂协议书》上的签字,也伸出大姆指赞道:“漂亮!”
大王支书大大咧咧地将《协议书》递给钱老板,说:“写的漂亮,讲的漂亮,不如干的漂亮,这下就看你钱大老板的啰!”
精悍的钱老板扫了一遍《协议书》说:“还得加个官印吧。”
大王支书狠狠挖了对方一眼。要是平常人、平常事,他会扬手道:“你去找会计吧。”可眼前坐的是财神爷,办的是助他和紫砂村实现华丽转身的天大事,他只有强笑道:“其实,公章有假字无假,连高书记也是认字不认章呢!”慢慢点响手机,叫村会计“把‘萝卜头’带来,给钱老板上个‘双保险’。”
“哪里哪里,铁板钉钉,你我安心吧!”钱老板尴尬地笑了笑,说:“眼下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等批文一到,就动工。”
“还等什么?先上车,后补票嘛。”大王支书将已经捏出指纹的“永久”弯头钢笔插进上衣口袋里,说:“好些企业办几年了,也不晓得有不有批文,有哪些票,机器还不是一直在转?像我们这号鬼地方,年前还进不了大车、跑不了好车,哪个来管?也管不了。可丑话说在前头,年底出货,也是铁板钉钉啰!”
钱老板狡黠地笑道:“只要不节外生枝,应该没问题。”
大王支书深知其意,这些日子村里也多了一些闲言和谣传,但他相信老乡们,更相信自己。因此拍着胸脯说:“你放心,在我紫砂岭,出不了猫!”
钱老板从心里迸发出一个“OK!”近乎吹捧道:“王书记名不虚传!有水平!有能力!有威望!”
钱老板心中的石头也算落地了。这座凭借祖传工艺建立、并逐步扩大的冶炼厂,是发家的奠基石、致富的“摇钱树”。只是,该办能办的证照早办了,唯有《排污许可证》至今空缺着。眼见先前的环保“软法”一下子变成了“硬法”,城市郊区的“游击战”再也玩不下去了,他只有学习同行老狐狸,往老少边穷地区钻,找个“地头蛇”作依靠,好好打一场“阵地战”。因此,他经多方了解、分析判断,亲自开着越野车爬上了企业“空白村”紫砂岭。见到人称“大王”的党政“一把手”,果然是个有胆有识的“山大王”。双方一拍即合,商定联合办厂。眼下正式签约,对方催建更紧,他决定抓抢时机、速战速决。
紫砂村第一家工业企业上午开机点火,大王支书下午便神采奕奕地去县里参加新一届人代会。他本想适当时候也摆摆谱,没想到在乡代表团第一次讨论时,便有些忐忑不安了。代表们数落最多、火气最大的就是那些所谓“扶贫”企业的污染危害现状,强烈要求联名向大会提出环境整治议案。担任代表团团长的高书记见群情激昂,想安排王支书先起草,却见大王眉头紧锁、心事重重,只好表态:“原则同意,明天再议。”
大王支书晚餐真是有菜不想吃饭,耳边还在灌注代表们继续下午的话题,脑海里反复响着高书记餐前交谈时的一席话:“近些年我们乡也确实引进了一些从城市、经济发达地区转移过来的项目,作为党委书记、人大主任,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大王兄呀!积极招商引资,希望早日脱贫致富,肯定没错。问题是,必须摸清企业底细,依法按程序引进,要不好心办成了坏事,也是要追责的啊!因此,这样的签字我们以后更要慎之又慎......”
大王支书三下五去二地吃完饭,按照与高书记商定的主题,关起门来奋笔疾书。次日代表团继续讨论,全团代表对“请求县政府彻底取缔非法企业,促进农村生态文明建设”的议案基本无异议。议案打印后,大王支书首先在自己的姓名后面工整地签了字,才传向其他代表,最后交给高书记。见高书记毫不犹豫地签名后,他才转身出门,点响了县环保局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