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山沂水

章社友

                                                                                                                                                                                                     

           沂蒙山,坐落在齐鲁大地之上,在中华抗战史上写下了灿烂的一笔,八年抗战沂蒙山人民始终坚信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支援了一次次战役,直至解放全中国。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九、一八事变,蒋介石下令‘绝不抵抗’坚持扰内安外的政策。东北军得到命令,向关内撤退。日军轻而易举攻占沈阳,在先后四个月黑龙江、吉林、辽宁沦陷,导致日军统治东三省长达十五年之久。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军在北平,卢沟桥附近以军事演习的名义,突然向当地驻军,国军第二十九军发起进攻,二十九军全体战士浴血奋战。中华民族抗战史就此拉开帷幕。

    1937年8月13日,日军借失踪日军名义,对上海发起了进攻,上海驻军愤死抵抗,各路援军纷纷抵达,中国抗战史上最惨烈的《淞沪会战》悲情上演。全国人民抗战的激情就此点燃。

    1938年1月17日,沂蒙山下。“咕咕喽······!”赵家洼不时传来鸡鸣声,炊烟透过烟筒,飘向天空。一名十五六岁,身穿花棉袄的少女,站在锅台前翻炒着鸡蛋,一名三四岁的小男孩,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抬头看着少女:“姐姐、好香啊!”

    “想吃吗?”少女面带微笑,低头看着弟弟。

    “嗯!”小男孩点着头。

    “砰!”一声枪响打破清晨的宁静,接着锣鼓震天:“鬼子来了快跑啊······!”村子上一阵慌乱,百姓慌里慌张向山上跑去。

    “砰!”跑在最前面的庄稼汉一头栽到地上,一队日本兵端着枪在山沟中爬出来,见进山的路被封,人群四散而开。

    “砰······!”不时传来枪响,枪响过后便有人倒在地上。

    “弟弟,快到地窖里躲起来,千万别出来!”少女慌里慌张,打开地窖盖板。

    “姐姐,你怎么不进来?”小孩抬头看着少女。

    “我要是进去了,谁帮我们把地窖盖上!”少女急忙用玉米杆把洞口盖住,小男孩不舍的看着姐姐。

    少女急忙关上大门,插上门闩:“咔······!”一阵砸门的声音。少女急忙跑到屋里,把一把剪刀揣在怀里。“哐镗······!”大门被砸开,六名日本兵端着枪走了进来。

    见大门被撞开,少女急忙把屋门关上,翻箱倒柜找着什么东西“砰······!”门缝传来几声枪响,少女被吓得一个哆嗦,门闩被子弹打断,俩名日本兵越过门槛走进屋里:“吆西、花姑娘得干活!”俩名日本兵,把枪放到门旁向惊恐的少女走来。

    三名日本兵正在院子里追一只老母鸡,不时传来母鸡的叫声,一名日本兵见烟筒冒着烟,走到锅前用铲子把煎糊的鸡蛋铲起来,咬了一口:“噗······!”吐到了地上。

    少女看着向自己走来的日本兵,手里握着剪刀:“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吓得全身颤抖,说不出话来。

    “啊······!”少女闭着眼睛,刺向一名靠近自己的日本兵,当少女睁开眼,日本兵微笑着:“花姑娘!”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少女双手被一名日本兵,死死抓住。

    听到女人的叫声,院子了的日本兵急忙跑到屋里,每个人都一脸色迷迷的微笑,把枪放在门旁,少女被俩名日本兵抬起来扔到床上,少女全身颤抖缩在床头,惊恐的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六名日本兵。突然少女手碰到枕头,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格到了手心,原本惊恐的少女,突然面带微笑,手上多出一个木柄手榴弹,一阵青烟冒出,少女眼含泪水想着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恋人。

    “蓝花,这个你留着!”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身穿八路军,军装,手中握着一枚手榴弹,少女吓得一哆嗦:“我不要!你留着打鬼子!”

    “拿着、这是我给你的聘礼,等打跑了日本鬼子我就回来娶你!”少女双颊红润小心翼翼的接过手榴弹:“石头哥、你一定要活着回来,俺等你!”泪水顺着脸颊流下,落在衣服上。

    “我一定会回来的!”少年扛起枪向大部队追去。

    三个月后,噩耗传来石头在一次战役中,下落不明,很有可能被日军飞机炸死,送回来的只是一只绣着鸳鸯、荷花的鞋垫。

    “石头哥!”少女哭泣的喊道,日本兵惊恐的向屋外跑去。

    “轰!”一股气流在窗户、屋门中窜出,两个刚跑到门口的日本兵,被气浪推出数米,趴在地上来回翻滚,一阵痛苦的哀嚎回荡在院子之中。

    硝烟散去,一名血肉模糊的少女,躺在床上,四名日军散乱的趴在地上。院子里不时传来痛苦的叫声。

    打麦场上,几十名日军端着枪,围住近两百名手无寸铁的百姓。两挺重机枪,六挺歪靶子,两门75毫米迫击炮架在日军军官身后,日军军官双手扶在军刀上看着打麦场上的中国平民。

    “藤田少佐、赵家洼的百姓除了死的,全部到齐!”一名头戴日军军帽,肩上挂着枪带的翻译,面带微笑低头哈腰道。

    “我们这次的任务是缉粮,不是抓土八路,这些百姓对我们没有价值!”面带邪恶的微笑。

    “藤田少佐,那我们是不是把他们放了?”藤田少佐看着下面几名年轻貌美的少妇:“我们大日本皇军的‘慰安妇’一直短缺把花姑娘带走,其他人······!”

    “轰······!”一声巨响打断藤田少佐的话。

    “怎么回事,那里来传来的爆炸声!”顿时所有日本兵,举起枪警惕的观察四周。

    五分钟后,没有再次传出爆炸声,警惕的日本兵,开始松懈下来:“田源、带上人跟我走!”俩名趴在地上的机枪手站起来,十几名日军向爆炸声传来的地方走去。

    “啊······!”突然,一声痛苦的哀嚎声在院子里传出来。

    走在院墙外面日军急忙背贴墙面,两名日军翻过墙头,警惕的跳进院子,见俩名战友一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个在地上有气无力的挣扎,嚎叫!举起枪悄悄的向屋里走去。

    接着几名日军在大门冲了进来,十几只枪口对准屋门:“里面的人听着,皇军优待俘虏,出来缴枪不杀!”翻译声高气昂道。没有回答,一片寂静。

    只有院子里受到惊吓的母鸡“咯咯······!”叫个不停。

    藤田少佐抬起手向前一挥,两名日军在腰间掏出手雷,分别从门口和窗户扔了进去!

    “轰······!”两声巨响,房屋墙前面出现了一道十几公分宽的裂缝,后墙被炸出一个两米多高的洞口。两名日军,在响声过后迅速的跳进屋子。

    摇摇欲坠的屋子里,藤田少佐看着死去的日军和躺在床上分不清男女的尸体:“八嘎!”怒气冲冲的向打麦场上走去。
 
                                             
                                                       第二章  
 
          打麦场上,怒气冲冲的藤田少佐:“八嘎,可恶的支那人!统统死啊死啊得!”

    “哒哒······!”一阵枪响划破原有的宁静,惨叫声、怒吼声回荡在打麦场上······!

    翻译看着一个接一个倒地的百姓,心有不忍的闭上了眼睛,泪水在眼角流下!牙咬的咯吱咯吱直响!

    十几名满身补丁,手持火铳的汉子一路狂奔,当听到枪响不断,全部停在原地;“完了!”一名中年汉子叹道。接着不要命的向前跑去。

    赵家洼,打麦场上已被鲜血染红,散乱的尸体躺在地上,到处散落的弹壳,见证了这次屠杀!十几名爷们跪在一旁,一名满脸胡子的汉子泪流满面怒吼道:“小鬼子、老子操你奶奶······!”

    小孩,磨破手指!在玉米杆盖住的洞口爬出来,当看到屋里躺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啊······!”尖叫着向门外跑去。

    一个幼小的声音在村中传出。

    “队长你听!”十几人急忙站起来,向村中跑去。一个孩子哭喊着,被门槛绊倒趴在地上不停地哭泣。

    张铁山急忙跑过去,把小孩抱起来:“小弟弟、别哭······!”

    “姐姐······!我要姐姐!”小孩哭泣着喊道。

    每个人看着哭泣的小孩泪流满面,心酸无比,几人走到院子里,看着被炸裂的房屋,急忙走进屋里,见床上躺着一具难以辨认的尸体好像明白了什么,张铁山急忙把小孩抱出屋子。

    突然小孩挣扎着,在张铁山怀里下来,向锅台跑去,弯腰在地上捡起一块发黑的鸡蛋:“姐姐!”面带微笑把焦糊的鸡蛋放到嘴里,有滋有味的吃了起来。

    十几个人看着眼前的孩子,眼泪忍不住的滴在地面上:“小——鬼——子,你——们——这——帮畜生!”张铁山一个字一个字说道,拳头紧握。

    “队长、怎么办!”身高一米五左右的男子,扛着一把铡刀问道。“把遇难的老乡都埋了!”男子叹息道。

    “什么!”扛铡刀的男子面带惊讶:“队长,就咱们这几个人,要埋到什么时候!”一脸的不情愿。

    “这里的空房子多得是,我们就在这里住,一天埋不玩,就两天!两天埋不完,就三天!直到埋完为止!”张铁山面带怒意。

    三天后,一群手拿农具的的百姓来到赵家洼,满脸泪水加入了送葬的行列。

    七天后,原本种满庄稼的小山包上,堆起了三百多个坟包,十几名灰头土脸的汉子跪在地上,身后还跪着一群老百姓:“乡亲们,我张铁山对天发誓,不把小鬼子赶出中国,我下辈子给你们做儿子,好好孝顺你们!”

    日本人的凶残,点燃了沂蒙山人民的怒火,赵家洼被屠村的事情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传遍整个沂蒙山,每个人都满怀激愤,同仇敌忾为建成牢固的抗日根据地,打下了坚不可摧的人民后盾。

    新庄镇,位于沂蒙山边缘地区,背靠沂蒙山而建。是出入沂蒙山的交通要到,日军把此地化为重要战略位置,长期派兵驻守,因此在这块地方,打起了长达八年之久的拉锯战。

    一户人家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挂,唢呐锣鼓震天响,一顶花轿在门口停下,俩名老太婆搀扶着一个身穿大红嫁衣,头戴红盖头的女子走出轿门。

    一名满脸傻笑的青年,看着停在花轿前的女子,转身弯腰,女子扭捏着被俩名哈哈大笑的老太婆,推到青年背上。

    青年背起自己的新娘向院子走去,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一声声欢笑充满了喜庆。

    “吉时已到,一拜天地······!”一名年长的老者高声喊道。

    “二拜高堂······!”让人疑惑的是高堂之上,竟摆放着一座关二爷的神像。

    拜过天地,敬过高堂,青年满脸傻笑把新娘抱入洞房,一群小孩跟在身后一蹦一跳:“新郎官,抱新娘,入洞房,来年生个胖娃娃!欢声笑语皆满堂、皆满堂!”

    两辆装甲车,发出的轰鸣声,让沉浸在喜庆气氛中的百姓转头向门外看去,一辆装甲车在门口花轿上压过,轰鸣着向镇中心驶去。十几辆车,满载荷枪实弹的日本兵,一架架山炮挂在车后。

    站在车上的日本兵,不时向车下的百姓抛洒印满汉字的传单。

    “少爷、你快看,上面写的什么?”一个身高约两米,肩宽背厚,虎臂熊腰的山东大汉摇摇晃晃走到新郎官面前。

    新郎官接过传单:“维护当地治安,剿灭扰民之匪,共建大东亚共荣圈,日本天皇!”

    正在众人疑惑之际。“少爷······!”突然院子里传来一阵慌张的喊声,新郎官急忙向外走去,见一名日本军官手持军刀,身后两名日军端着用红布盖住的托盘,站在门口。新郎官面带疑问看着不速之客。

    “你好!”日军军官低头。

    “你好!”新郎官回礼道。

    “我们大日本皇军刚才路过此地,不小心把贵府放在门口的花轿压坏了,深表歉意,特献上薄礼,希望得到您的原谅!”日军军官弯腰鞠躬,身后两名日军端着托盘走到新郎官面前。

    新郎官面带疑惑揭开红布,一托盘金条在太阳下发出闪闪金光,另一盘、一把手枪平放在托盘上,旁边放着约六十发子弹。

    “这是什么意思?”新郎官疑惑的看着门口的日军。

    “张桑、不请你的客人进去问话,是不是有失礼数,据我所知这块土地所属齐鲁大地,被称为礼仪之邦,是中国礼数最多的地方!”日军军官面带微笑。

    “请!”新郎官抬手把日军军官让到大厅之上:“上茶!”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端着一杯茶放到日军军官面前。端起茶杯,嗅了嗅面带疑惑:“张桑、我品茶无数,却不知你这杯中泡的是什么茶叶?”

    “中国地大物博,不像你们小日本,孤居海岛可做茶叶的树种,少之又少,你没喝过那是自然!”新郎官面不改色微笑道。

    日军军官脸色微怒,急忙笑道:“张桑,你没回答我杯中所泡何茶,却把问题转移到我的国家,我不知你有什么用意!”新郎官面色一红,感觉自己刚才却有失礼之处。

    “此茶,乃是清晨天降露水之时,太阳没出山,采摘的金银花,然后放在太阳下暴晒,再用细火温烤,烘制而成,饮用时加入冰糖,有祛火明目之功效!”新郎官缓缓到来。

    “哦!原来是金银花茶,难怪我闻到一股花香!”端起茶杯打开杯盖,几根金银花漂在杯中,用舌尖舔了一下:“果然、芳香伊人,茶中极品,还具有养身保健之功效,实属难得!”日军军官赞叹道。

    “请问、那只枪是什么意思!”新郎官继续问道。

    “久闻张桑大名,想给您谈一下和我们大日本皇军合作的事情!”瞬间日军军官变得一脸严肃,面带杀气给人一种恐惧感觉和没有选择的余地
 

    蒋青山看着撕心揭谛的田源惠子低下了头,自己一心一意的对眼前的这个女人,没想到他对自己却一点感情没有,只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

    这一刻蒋青山愤怒了,心中的自尊被眼前的女人践踏成无数的碎片!是一个男人的屈辱!

    “我要杀了你······!”蒋青山愤怒的掏出手枪“砰!”一声枪响,田源惠子身子一震倒在地上。

    看着田源惠子身体喷出的鲜血,蒋青山手中的枪掉到了地上,慌乱的跑到田源惠子面前抱起受伤的田源惠子:“惠子,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蒋青山带着哭腔说道。

    “去死!”

    龟田坐在办公室内,闭目沉思!他知道八路军一定不会轻易的被自己的毒气弹消灭掉,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八路军会怎么应对这次危机!焦急的等待着田源惠子的情报!却迟迟不来!

    日军所有的封锁线都加强了戒备,一名怀抱狙击枪满头白发的日本人吃着干粮坐在封锁线的战壕里,想着自己美丽动人的未婚妻美子!

    夜晚,悄悄降临。

    张铁树,张铁山分别带着特战队离开,借着夜色的掩护消失在黑夜之中······!

    重庆。

    戴笠说道:“请委员长放心!我马上派人去办这件事!”

    蒋介石原本以为海外华人会把这批药品捐给自己,没想到却被共产党钻了空子抢去了这批药品,心中大怒!自己得不到,共产党也别想得到!下令、把这个消息散布给南京的汪伪政府!

    张铁树护送这批药品抵达徐州,由于这次任务的保密性极强,沿途不能通知地方的同志进行护送!

    日军的路卡。

    “你们车上装的什么东西!”一名伪军问道。

    “长官!车上装的是茶叶!都是老乡通融一下!”张铁路说话间把三块大洋塞到伪军的手里。

    张铁树感觉今天的路卡和来的时候不一样,原本这个路卡全部是伪军把守,而现在却多了十几名日军,还增加了火力点!原本只有十几人的关卡现在多达六十人,这很不正常!伸手握住了藏在马车上的步枪,对身边的人小声说道:“做好战斗准备!”

    伪军微笑着接过银元冲坐在旁边休息的日军喊道:“太君,这几个人很不正常,你们要不要过来检查一下!”

    “吆西!给我拿过来!”一名日军走过来,接过伪军手中的银元:“你们几个把他们的箱子全部打开,一个都不能漏!”

    张铁路被眼前的伪军弄的脸色铁青,十分气愤!拿了自己的钱竟然还不给自己办事,愤怒的掏出藏在腰间的手枪:“给我打······!”

    “砰······!”

    “哒哒······!”

    张铁树等人很快结束了战斗!不堪一击的伪军四散而逃,剩下的日军很快被歼灭!虽然消灭了关卡的所有敌人,却暴露了这次行动!陷入了被日军追杀的困境中,再加上容易破碎的药品!严重的减慢了行军速度!

    “铁路,你带着人先撤!二愣子,金蛋跟我留下阻击日军!”张铁树说道。

    “三哥,小心点!”张铁路关心的说道。

    张铁路走后,三人把日军身上所有的手榴弹翻出来,放到路中间!拉开引信向路卡旁边的树林跑去!

    “轰!”一声巨响,路中间炸出一个大坑!

    十五分钟后,日军的机动联队迅速赶到路卡,动作迅速让人惊叹!

    一名日军军官,看着面前的大坑:“八嘎!他们一定没有走远!通知所有部队徒步追击!”

    “砰!”

    日军军官刚说完,一头栽到坑里面一动不动!

    “砰!”

    日军还没来得及反应又有一名日军军官栽到坑里!

    日军顿时大乱,端着枪四处瞄准乱射!却不知道子弹是在什么地方飞出来的!

    二愣子见张铁树开火,抱着机枪就要打!张铁树急忙按住:“我们的目的是拖延时间!在没有暴露的情况下不要使用机枪!”

    十分钟后,日军一步未动!还在原地搜索目标!一名日军少佐站在电报机前接过电报:“马上通知部队!徒步追击!不能让八路军把药品运到沂蒙山!”

    日军刚要动身“砰!砰!砰!”一连三声枪响,走在前面的三名日军倒在地上。张铁树连续三枪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其他日军急趴到地上,向张铁树隐蔽的树林中射击!

    “敌人有狙击手!炮兵准备!炸平对面的树林!”日军少佐愤怒的说道,听着树林中并不密集的枪声,日军少佐知道这是八路军故意拖延时间,急忙对正在冲锋的日军喊道:“宫本小队和炮兵留下剿灭八路军!其他人跟我继续追击!”

    一群日军绕过大坑向张铁路追去!剩下几十人牵制张铁树,二愣子,金蛋三人!

    张铁树见日军识破了自己的计谋,也不恋战!带着二人立即撤离了小树林!向张铁路的方向跑去!

    “轰······!”

    日军的迫击炮,在树林中炸开!

    听见身后响起的枪声,张铁路知道带着药品想摆脱日军的追击绝非易事!

    “快走!小鬼子马上就追上来了!”张铁路催促道。

    张铁树,二愣子,金蛋在树林中一路狂奔!抢到日军前头!气喘吁吁的看着向自己追来的日军!

    “二愣子!这回就看你的了!”张铁树说道。

    二愣子架起机枪,瞄准了冲在最前面的日军扣动了扳机:“哒哒······!”冲在最前面的日军一个接一个的倒在地上。

    遭到攻击的日军迅速卧倒反击,投弹筒的炮弹倾泻在对面的山坡上!

    “撤!”张铁树说道。

    “树队长,这才刚接上火怎么又跑啊!”二愣子跟在张铁树身后不解的问道。

    “我们的目的是激怒日军!让他们放弃追击铁路,来追着我们打!”张铁树边跑边说道。

    “俺还是不明白!”二愣子不解的说道。

    三人在跑出两百米后!迅速卧倒等待再次与日军交火!

    “八嘎!”那名日军少佐愤怒的骂道。

    日军一路上遭到了不间断的阻击,行军速度缓慢!一路上死伤无数,日军的怒火彻底被张铁树激怒!日军少佐愤怒的举着佩刀:“把这三个支那人给我杀了!”

    张铁路听着身后的枪声越来越远,心中对张铁树十分佩服!三个人竟然阻击了日军的一个机动联队!这可不是简单靠人力就能做到的!

    张铁树边打边退,在退到一座小山包前,看着随风摇摆的大树,心中大喜决定在这个地方给小鬼子来个迎头痛击。

    爬到山上,张铁树疑惑的看着山包,然后把两枚手榴弹拉开,在山包上炸出了两个小坑,然后观察着四周的地形,又扔了两枚手榴弹。

    二愣子,金蛋疑惑的看着张铁树!在这要命的关头,这家伙竟然拿着手榴弹当鞭炮放!这也太不会过日子了!等下拿这五六个手榴弹扔到小鬼子头上,那要炸死多少鬼子!

    张铁树做好一切,走回来见二人疑惑的看着自己,也没多做解释!微微的笑了一声:“赶快进入阵地!”

    “轰······!”

    “哒哒······!”

    “树队长,你怎么还不下令撤退!”二愣子抱着机枪疯狂的扫射着向自己冲锋的日军。

    “现在不能撤!必须把机枪的子弹打光!”张铁树说道。

    日军一次次的冲锋,都被张铁树三人打退!二愣子的凶猛!金蛋的强悍!张铁树的精干!借着优势的地理条件,竟然挡住了日军的一次次冲锋!

    三人所在的山坡上,成双斜面!形成了一个对夹角!三人正躲在夹角中,日军的炮兵很难算出斜面和夹角度,每次炮弹不是落到双斜面上,就是落到夹角外面!

    日军现在距张铁树约三百米的距离,冲到二百米的时候就再也冲不上去了!而今天的风向也有助张铁树三人,三人迎风射击,虽然缩减了子弹的射程,但是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日军却恰恰相反,按常理说顺风射击不仅能增加射程还能提高准确度!但是由于张铁树所在的地方是双斜面夹角,风刮到这个地方就会顺着斜坡向上流动!因为这个原因,原本瞄准三人的子弹会随着向上流动的风向上飘移!因而不能击中三人。


    韩晨秋立即对感染者进行检查,感染者的病情并不乐观,由于隔离及时传染的速度已经得到控制,但是被感染的人数多达万人!

    牛飞看着韩晨秋开出来的药品清单,满面愁容!护送药品的张铁树至今一点消息没有!在说就是把药品护送到根据地,也不一定能达到清单上药品的数量和品种!

    “你们必须尽快筹齐这上面的药品!我给你们一天的时间!”韩晨秋认真严肃的说道。

    “我们会尽快筹备药品!请韩博士放心!”此时的牛飞也是毫无对策!只盼着张铁树能尽快把药品运回根据地。

    由于张铁树没有按预定时间运回药品,牛飞大怒站在地图前:“你说这个张铁树是干什么吃的!这都半个月了到现在连个动静都没有!这不急人嘛!”

    “老牛!你那别先着急,我们让张铁山再辛苦一趟!去接应一下张铁树!我想他们到现在还不回来一定是遇上麻烦了!”政委安慰道。

    “行了!赶快把张铁山那个臭小子给老子叫来,让他去看看张铁树的混球在搞什么玩意!”牛飞怒道。

    “报告!”

    正在牛飞怒气冲冲的时候,一名徐州地区的游击队员,冒着生死危险穿越了敌人的封锁线来到根据地,把张铁树行踪暴露和日军交火的事情转达给根据地!

    接着南京地下党的同志传来电报,这一切都是国民党政府在搞鬼,把海外华人捐赠药品的事情故意散布给南京汪伪政府。气的牛飞咬牙切齿!

    张启海领导的游击队,经过多次小战役!已经成为了家喻户晓的老年游击队!自从日军对根据地使用了毒气弹,老年游击队的活动逐渐减少了!这群老人每天穿梭在沂蒙山中寻找药材!

    身为老中医的张老仙,看着一个个痛苦死去的老百姓心痛不已!三天三夜未睡,粒米未近,亲自为被感染的百姓送药号脉,却不能诊断出患者的病情原因。

    张老仙找到张启海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自己要以身试药!张启海不愿自己的老兄的以身犯险,再三劝阻!仍没有改变张老仙的想法!

    张老仙回家收拾了一下行李,搬到了隔离区!和感染者住在一起,很快张老仙也被感染!痛苦的躺在床上,写下药方让自己的老兄弟寻找药材!

    张铁树在阻挡了日军的追击后!陷入了被围追堵截的境地!寸步难行!特战队的战士伤亡惨重!

    在无路可走的时候,地方上的游击队!顺着枪声找到了正在和日军激战的张铁树等人,把他们从包围圈中解救出来,藏在了大青山上的菩提洞中!

    日军见运送药品的八路军突然消失,对整个地区进行了封锁和地毯式搜索!

    为了尽快把药品运到根据地,在当地游击队的帮助下!几十名当地百姓把药品用被子包好装在背篓里,想通过山中的小路把药品运到沂蒙山根据地!

    然后游击队队长,为了确保药品的安全!亲自带队,押送空车吸引日军!然后派了一名跑的快的战士提前到根据地,通知根据地的领导进行接应!

    押送空车的游击队,在途中被大队日军包围!十几名游击队员全部牺牲!

    “八嘎!”一名日军军官看着身负重伤的游击队队长,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游击队队长蒋大彪微笑着,拉开了药箱底部的一根绳子:“小鬼子,老子送你们回老家······!”

    “轰······!”

    蒋大彪在空药箱里装满了土火药,又在里面倒上了大量的钢钉!装上**做了几十个超大的**,威力极强!

    张铁树听着不远处传来的爆炸声,知道蒋队长已经牺牲!他用自己的生命给护送药品的队伍争取了时间。

    而此时的龟田手中拿着期待了已久的电报“八嘎!”转身对旁边的侍卫说道:“马上把伊藤慧明叫道我的办公室!

    龟田给伊藤慧明下达了一个重要的作战任务,潜入沂蒙山根据地暗杀韩晨秋,破坏八路军的计划!

    龟田对这批毒气弹充满了信心!把这批毒气弹当成了救命的稻草,现在国际战事扭转!德国,意大利相继向反法西斯同盟国投降!只剩下自己的国家还在苦苦支撑!自己知道,必须尽快结束中国战场的战争!

    田源惠子虚弱的坐在河边揉搓着衣服,脑海中回忆着蒋青山抱住自己画面!当蒋青山伸手抱住自己的时候,愤怒的在腰中掏出一把匕首!割断了蒋青山的喉咙!

    田源惠子用手捂住受伤的肩膀,敢觉子弹被掐到了锁骨上,自己的手臂越来越麻木!气喘吁吁的在地上捡起一根木头,咬在嘴里!然后用手中的匕首把肩部的自子弹硬生生的取了出来,满头大汗的田源惠子稍作休息,把蒋青山死不瞑目的尸体,盖在了曾经躺过的草堆下!

    蒋青山为了一个女人出卖了自己的国家,最终还是死在了心爱女人手里!当蒋青山灵魂脱离身体的时候,他后悔了!但是一起都已经晚了,伸手死死的抓住田源惠子的衣服不愿松手!

    “二嫂!洗衣服呢!”陆仙花站在田源惠子身后问道。

    田源惠子没有回答,当自己杀死了蒋青山心中开始后悔了!一个苦苦爱着自己的男人,自己的得力帮手就这样消失了!当陆仙花又喊了一声,田源惠子才在冥想中清醒过来,急忙回头:“原来是仙花!惠子失礼了!”田源惠子礼貌地说道。

    田源惠子由于受伤失血过度,脸色惨白!陆仙花关心的问道:“二嫂,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你看你的脸色好难看!”

    冷静的田源惠子知道在这个女人面前不能露出任何破绽,羞嗒嗒的掩饰道:“仙花,我······那个来了!”

    所有人都知道田源惠子是张铁林的老婆,对这位二嫂也是尊敬有佳!但是田源惠子还是不愿让张铁树等人喊二嫂!

    田源惠子对这群人充满了感激,自己在根据地有很多亲人,张铁树,张铁山,张铁城张铁英等人时长来看望自己,拿自己当亲人一样看待,田源惠子有时候很纠结!他多么希望自己不是日军的间谍,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本人。

    长期听八路军的教导员讲反战思想,田源惠子已经认识到了这场战争只是一个欺骗,是一场毫无意义的战争,但是想到自己可爱的儿子已经没有退路!

    见田源惠子身体不舒服,陆仙花急忙弯腰:“二嫂,我帮你洗!”说话间伸手推了一下田源惠子的肩膀。

    “啊·····!”

    陆仙花的手正好碰到了田源惠子肩部的枪伤,田源惠子凶恶的表情一闪而过,对眼前粗鲁的女人充满了反感!

    听见叫声陆仙花急忙上前想扶住田源惠子,突然看见田源惠子肩膀上的衣服一片血红色:“二嫂,你······的肩膀怎么了!”

    在陆仙花碰到自己的时候,田源惠子心动杀机!但是想到陆仙花平时对自己的好心软了,再加上杀了陆仙花很可能会暴露自己。

    “不用你管!”田源惠子捂着肩膀转身向反战同盟会跑去。

    而此时的陆仙花满脸疑惑的看着田源惠子消失的背影,放下手中的衣服急忙向指挥部跑去。

    “这个蒋青山会跑到哪去呢!”牛飞看着房顶正在思索,一名战士带着一个上山砍柴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在后山的草堆中发现了一具没穿衣服的男尸,旁边还有一身八路军的衣服!

    牛飞心中大惊,亲自带人上山!死者正是蒋青山!看着赤裸的蒋青山想起了自己的老搭档!

    “司令,发现一个弹壳!”一名战士在旁边的地上捡起一个弹壳!牛飞拿着弹壳,蹲在地上仔细的看着地面,突然发现一块小石子上面粘有暗红的血迹,急忙扒开下面的土!看着被鲜血染红的地面心想:“敌人很狡猾,用土盖住了鲜血,要不是这块小石子可能就无法找到潜伏在自己内部的樱花!”

    陆仙花跑到司令部,听说牛司令上后山了,急忙向山上跑去······!

    田源惠子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坐在发报机前!给自己的上司!龟田发出了最后一封电报:“让龟田信守自己的承诺,放过自己的家人和孩子!”


    “韩晨秋来的时候你为什么隐瞒了这件事情?”牛飞问道。

    韩庆根吞吞吐吐正不知道怎么回答,突然听到张启海焦急的喊道:“老仙······!”

    张老仙躺在张启海的怀里,虚弱涣散的目光:“大哥,我以后不能服侍你了!”

    “嗯······!”张启海眼含热泪点着头。

    “大哥,赶快把纸和笔拿来!我已经知道怎样祛除病根了!”张老仙虚弱的说道。

    “笔!纸!”张启海毫无人腔的哭喊道。

    张铁英急忙把口袋中的钢笔拿出来,把自己身上穿的白大褂脱下来,张老仙虚弱的把药方说出来,张铁英含着泪水趴在地上把药方写在白大褂上,对这名舍身取义的老人充满了敬意。

    “大哥,兄······弟先走了!”张老仙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在他临死前留下了拯救根据地的药方。

    证据确凿,韩庆根无法抵赖!牛飞惋惜的看着韩庆根,这个出身杏林世家的赤脚医生,竟然为了让儿子出人头地,残忍的杀害了十几条鲜活的生命,嫁祸无辜的张老仙!愤怒的百姓恨不得把这两父子撕碎!

    “哒哒······!”

    在这混乱之时,一阵密集的枪声,在西边的一座山破上响起,愤怒的百姓瞬间躺下一片!

    “有鬼子!大家趴下······!”牛飞喊道。

    潜伏在根据地的红日特战队,一直在寻找值得攻击的目标,正在行军的伊藤慧明,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愤怒的喊声,带着特战队悄悄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让伊藤慧明没想到的是,山下正是自己苦苦寻找的八路军战区总医院!那名要暗杀的大博士一定就在医院中!

    枪声响起,张启海的老年游击队迅速进入了战斗状态,拿着火枪向山坡上的日军射击!

    医院中的警卫拿着枪,掩护群众撤离!伤亡惨重!

    山坡上那名白发男子,枪法如神每一枪都能击中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他知道那名博士一定穿着白大褂!

    混乱之际负责看押韩庆根,韩晨秋父子的警卫也加入了战斗!

    “臭小子!快跑!”韩庆根趁机喊道。

    “别让他俩跑了······!”牛飞喊道接着举枪“砰!”打在了韩晨秋的腿上。

    韩晨秋在中枪倒地之时,拉住了韩庆根的裤腿:“爹,等等我······!”

    “你给我松开!”韩庆根凶狠的说道,用另一只脚使劲踩着那只可恶的手,嘴里喊着:“松开······!”

    “爹,我是你儿子!”韩晨秋趴在地上哭道,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为了逃命,连自己的儿子都不顾,心中的失望化成泪水落在黄土地上。

    “砰!”一声枪响。

    身白大褂的韩庆根,胸前开出一朵美丽的花朵,鲜红的血液倾洒在白色的衣服上,是那么鲜艳!

    血溅到韩晨秋身上,韩晨秋笑了!笑得是那么凄凉,看着父亲的尸体,趴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砰!”

    张铁英端着枪,身影敏捷的躲避着日军的子弹!举枪向日军射击!

    正在指挥作战的政委,站在地图前:“那里在打枪?”

    这时一名战士急急忙忙跑进指挥部:“报告政委,战区医院遭到日军突然袭击!”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根据地的战士都在山外参加战斗,附近连一支可调动的游击队都没有!

    由于被感染的百姓较多!根据地领导决定,把条件较好的战区总医院让给被感染的百姓和伤员!

    没有感染的伤员转移到距战区医总院五里左右的战区分医院!

    此时,张铁树,张铁路,二愣子等人正在养伤!张铁山马上又要带着刚刚回来的锋刃上战场,破坏敌人的封锁线!

    在出发前,张铁山带着队伍刚巧路过张铁树所在的医院,顺路进去看一下自己心神憔悴的三弟。

    张铁山看着躺在床上睡着的张铁树,心疼不已!伸手给张铁树拉了拉掉下来的被子。突然枪声响起,睡梦中的张铁树双眼迅速挣开,伸手拉住盖被子的张铁山:“哪里打枪?”

    张铁山没想到,自己的弟弟在睡梦中也如此警惕!直起身听着枪声:“好像是西边传来的!”

    “不好!西边是战区医院!”张铁树急忙起身穿好衣服,拿起门后的枪迅速跑出房间。

    “院长,现在日本人正在袭击战区医院,我请求迅速支援!”张铁树拿着狙击枪,站在院长办公桌前说道。

    院长知道以张铁树现在的状态,到战场上也不能发挥一个狙击手的作用!但是又劝阻不了一心参战的张铁树,只好允许他的请求,并和警卫连连长商量派出两个排,近百人参加战斗!

    受伤不重的张铁路担心张铁英的安危,拿着枪要和闯进来的日军决一死战,二愣子身中两枪,刚做完手术!不顾疼痛非要去把小鬼子灭了!

    张启海的老年游击队和战区医院的警卫连面对的是日军训练有素的红日特战队,在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已经伤亡过半!

    喜欢偷袭日军小碉堡的老年游击队,在这次和日军的正面交锋中,才知道日军不是好欺负的!

    很快张铁树,张铁山等人带着援军到达!在伊藤慧明后面发起了进攻!山坡下的八路军压力大减。

    原本准备冲下山去的伊藤慧明,见身后遇敌!放弃了下山剿灭山下八路军的想法!一旦下山高地被身后的八路军占领后果不堪设想!

    “哈哈······!都来了!让我送你们去见你们支那阎王!”伊藤慧明疯狂的笑道,向背后的张铁树等人一阵疯狂的扫射。

    这群日军的战斗力,超过普通日军七八倍!不管是枪法,还是战术动作上,都是前所未有的!虽然被八路军前后夹击,却能从容的应对!一时难分胜负!

    距战区医院最近的,山东纵队正在和日军交火,得到指挥部命令!立即停止对日军的进攻,支援战区医院!

    山东纵队队长,看着马上就要攻下的阵地,叹气道:“这群可恶的小鬼子!”带领战士迅速撤离战场,支援战区医院。

    日伪军看着撤退的山东纵队,满脸疑惑!

    “哥,这群鬼子不像是普通的鬼子,很可能是龟田的王牌‘红日特战队’!”张铁城躲在石头后面说道。

    “这群王八操的!把我们这当成了自己的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今天老子就把他们全部撂在这!老子回家种田去!”张铁山说道。

    伊藤慧明,大岛三郎有求死之心,作战异常勇猛!

    这一战从早晨打到中午,战场人数虽然不多但是都是双方的精锐!战斗异常激烈!

    下午三点。

    山东纵队在经过几个小时的强行军,终于抵达战区医院,加入了战斗!

    双拳难敌四手,伊藤慧明带领的红日特战队只剩下十多人,而八路军的援军不断!

    八路军围剿这群日军,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张启海的老年游击队已经全军覆没,战区总医院的警卫死伤已尽!张启海身中数枪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受过特训的张铁英看着中枪的张启海和自己的父亲,异常冷静!依然举枪向山上射击!可见心理素质极强!

    牛飞见山东纵队,前来支援愤怒的骂道:“你们怎么来了?谁让你们来的!”

    “是政委!”山东纵队队长说道。

    牛飞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消灭山坡上的日军!

    山东纵队发起了两次猛烈的攻击,都被伊藤慧明仅剩的十几人打退,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两把冲锋枪,受伤的人给十几人换子弹,当八路军冲上来就扔手雷!硬生生的打退了八路军多次进攻!

    张铁树拿着枪瞄来瞄去,却就是打不准!

    五点。

    山上只剩下伊藤慧明和大岛三郎,两个人微笑的看着对方:“大岛君,我们赢了!”看着山下和背后满地的八路军尸体。

    “呵呵······!我还要再杀几个!”大岛三郎说道,手中的狙击枪瞄准了躲在废墟中的张铁英。

    “冲······!”

    山东纵队队长愤怒的喊道,自己怎么也不敢相信这几十名日军,竟然比外面的近千名日军还厉害。

    在所有人发起冲锋的时候,张铁英在废墟中站起来,举枪向山上射击!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