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校网站 中国散文网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学园地 > 学子论坛 > 学子论坛

国家意志

——《战狼2》视听语言浅评
广编1707班 夏志鹏

  《战狼》的成功一方面在于其填补了现代军事题材的创新和人物塑造的非传统性,另一方面也离不开其与类型片融合的叙事策略和视听语言的艺术处理。

  主旋律电影从产生开始,由于过于强调意识形态,而陷入了“内容大于形式”的境遇。“内容至上”固然是一部成功作品的关键,但形式美也是一件艺术品的必备要素。孔子说过:“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而电影这种依靠视听要素来传达思想的艺术更是如此,既要讲究内容的“善”,也应强调形式的“美”。《战狼》的视听语言作为就很好地呈现出了“有意味的形式”。

  电影的视觉语言主要是通过一个个或长或短地镜头的蒙太奇处理来叙事 ,展开情节的。本节将通过镜头的剪接、艺术处理、以及画面构图三个方面分析《战狼》的视觉语言传达。

  《战狼》在叙事上,通过蒙太奇的处理,实现了三个时空的交叉和融合。例如在雨林追捕过程中,画面在表现以冷锋为首的战狼中队的状况时,也在同步表现指挥室里龙小云和石青松的指挥状况、和雇佣军的攻击状况,实现了三个不同空间,同一时空的交叉处理,让观众处于旁观视角和全知视角。而在表现对峙双方的动作戏时,影片的剪辑则更多地使用了好莱坞的三镜头法来呈现。例如,冷锋和老猫的对峙,从枪战到肉搏长达 5 分钟的叙事过程,影片一直遵循,先用中间镜头交代人物关系,再给两人其中一个人物一个正打镜头,然后给另一个人物一个反打镜头。正打和反打镜头有时选择过肩处理,来表现二者关系,这样的蒙太奇处理,使得动作戏显得更加连贯和紧张。除此之外,影片通过蒙太奇的处理,实现了战士们心理时空的集合。影片在表现俞飞的尸体被直升飞机接走的这一场景时,短短 25 秒的画面呈现,镜头剪接了 18次,画面在指挥室和原野上不断跳跃,但正是这样的处理,使得每一个战士,无论是指挥室内还是指挥室外,他们的情绪达到高度统一,也让我们感受到集体的力量。

  而在镜头的艺术表现上,《战狼》则多次采用升格化处理、和镜头的运动来拉长叙事的实际时间,渲染氛围。例如,冷锋背着俞飞的尸体和战友们走在大雨中的镜头,影片先用一系列的空镜来交到丛林里的环境,然后通过缓慢的镜头微移,以及士兵们脚步的特写的升格处理,来表现士兵们心情的沉重。当他们走出丛林,在原野上待命时,影片则采用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旋转镜头,镜头俯拍俞飞的尸体,在旋转中缓缓拉开,呈现出战狼中队队员们做在草地上的严肃和悲壮氛围。而在表现爆炸场面和冷锋的打斗场面时,也用了同样的升格化处理,当冷锋的头重重的摔在地上的时候,观众的心也被随之揪了起来。

  画面构图在电影中人物关系的揭示和意义呈现方面,具有特殊的暗示作用。《战狼》在表现冷锋追赶上老猫时,就采用了景深构图:老猫作为主要人物处在视觉的中心,画面右侧则是边境的国界碑,左上方是被视觉透视缩小的冷锋,这样的人物位置分布,既揭示出冷锋与老猫的位置关系,同时表现出冷锋的高位和老猫的低位对比,而前景的国界碑也交代了环境,暗示老猫即将逃出中国领土的危急。而在另一个画面中,构图的暗示意味则更为突出,冷锋制服敏登,站在原野高低,救援的直升飞机在他身后盘旋。画面采用仰视角拍摄,既凸显出冷锋高大的英雄形象,也暗示出英雄的背后,有国家撑腰,大国的气势和风范在这样的画面呈现中潜移默化地传达给观众。

最后更新
热门点击
  1. 浅谈埃德温·鲍特在电影叙事方式的贡献
  2. 可怜《长恨》无绝期,犹似《红楼梦》里
  3. 电影《白鹿原》中白孝文人物形象分析
  4. 中国式教育悲剧——浅析《三傻大闹宝莱
  5. 英雄是怎样炼成的——浅析《红海行动》
  6. 疫情之下的感恩与反思
  7. 艺术青年的自画像——《立春》影评
  8. 《马路天使》的特殊传奇性
  9. 国家意志——《战狼2》视听语言浅评
  10. 读《梁家河》有感:感悟民本情怀,践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