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校网站 中国散文网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紫香槐下 > 杂文 文学评论

解读林黛玉的艺术形象

沁筱寒(江沁园)



摘要:《红楼梦》中的林黛玉,是一个容貌才情寡二少双、心地品质超拔群芳、思想境界独领风骚而又深具悲剧色彩的绝代佳人。曹雪芹不吝笔墨,对她倾注了款款深情,扼腕了她的悲剧,吟哦了前卫的女权理想,以此来呼唤女性的觉醒。本文将分别从凄美形象、才女形象、现实意义、美学内涵等方面来解读林黛玉的艺术形象。
关键词:林黛玉;凄美;才女;现实意义;美学内涵
《红楼梦》是我国一部深具宏阔场面与浓郁悲剧气氛的鸿篇巨制,书中的每一个女性角色都隐含着悲剧性特征,林黛玉是其间的一个巨擘翘楚。曹雪芹将其塑造成一个容貌才情寡二少双、心地品质超拔群芳、思想境界独领风骚而又深具悲剧色彩的让人击节而赞的绝代佳人形象。其艺术形象是人们心壁上最飘摇出尘的理想之花。
一、林黛玉的凄美形象
(一)外在之凄美
书中对林黛玉的纤弱多病有多处描述,如其母亡故时林黛玉旧症复发,宝黛初次见面时贾宝玉眼中的林黛玉是“病如西子胜三分”,林黛玉每岁至春分秋分之后必犯嗽疾,等等。
林黛玉的纤纤弱质、幽幽病态,是其外在之凄;而林黛玉的皎皎玉颜、曼曼清影、楚楚韵致,则是其外在之美。林黛玉的美貌是公认的、雅俗共赏的,恰如书中所言:“秉绝代之姿容,具稀世之俊美。”
林黛玉出场伊始,曹雪芹巧借王熙凤的嘴及贾宝玉的眼来突出林黛玉的倾国倾城。王熙凤一见林黛玉即惊叹:“天下真有这样标致人儿!我今日才算看见了!”而在贾宝玉眼中,林黛玉“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好一个“袅袅婷婷的女儿”、“神仙似的妹妹”!笔至此处,一个清丽脱俗、绝美奇美的黛玉形象跃然纸上。
除却林黛玉出场伊始,书中其他章回对林黛玉美貌的侧面描写,亦数不胜数。譬如俗不可耐、审美观与贾宝玉大相径庭的薛蟠,就为林黛玉的袅娜风流、绝世美丽而心醉神迷,曾于一次偶然的机会“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李纨亦曾对林黛玉的美貌深赏长颂:“容貌才情真是寡二少双,惟有青女素娥可以仿佛一二。”下人们亦多有夸赞林黛玉“天仙似的”的。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二)内在之凄美
平心而论,寄人篱下的处境、对女性与生俱来的悲哀的感知、对贾府“必致后手不接”的悲剧的预测和慧极必伤的天性,委实造成了林黛玉的多愁善感,然多愁善感实为她增添了几许纤柔婉约;对贾宝玉用情至深,委实造成了林黛玉的小性,然小性亦使她更多了几许灵慧可爱,且小性亦仅表现于她尚未探明贾宝玉真心之时,仅是一种短暂现象,不能视其为林黛玉的性情。试看林黛玉初进贾府时在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人面前的大方得体,往返故乡带了各种礼物给众人时并不曾落下任何一人的面面俱到,等等,无一不是大家闺秀的风范。而其率真诚挚、活泼开朗、宽容大度、善良仁厚、可亲可敬、温柔体贴等更是其随处可见的、永远的人性美,见出其超拔群芳的气度与胸襟。
简言之,林黛玉的多愁善感与小性儿,是其内在之凄,仅是一种表面现象;而林黛玉的率真诚挚、活泼开朗、宽容大度、善良仁厚、可亲可敬、温柔体贴,则是其内在之美。以下试举几例。
1、率真诚挚——林黛玉的纯洁使然
林黛玉和薛宝钗是并列《金陵十二钗正册》第一位的两株奇葩。在《金陵十二钗判词》中,唯有黛钗二人的判词是合二为一的:“可叹停机德(赞薛宝钗具有乐羊子妻相夫教子的美德),堪怜咏絮才(赞林黛玉之聪慧才华不在东晋著名才女谢道韫之下)!玉带林中挂(叹林黛玉),金簪雪里埋(叹薛宝钗)。”因之这对“两峰对峙、双水分流”的红楼双璧“孟光接了梁鸿案”的深情厚谊,无疑是曹雪芹和理智的红楼爱好者所乐见其成的。而林黛玉的率真诚挚于其和薛宝钗的友谊中就可见一斑。
平心而论,最初林黛玉因为情所累而对薛宝钗心存芥蒂是无可指摘的,从滴翠亭薛宝钗扑蝶时偷听了丫鬟说话而后又使金蝉脱壳之计嫁祸林黛玉此事就可知薛宝钗为人的确工于心计,是以林黛玉对她怀有戒心是很自然的。然人多有两面性,薛宝钗便是如此,其工于心计的另一面是温柔敦厚。
在第四十二回薛宝钗“兰言解疑癖”,继而第四十五回薛宝钗提出为林黛玉送燕窝后,林黛玉柔情易感、温软宁洁的心便彻底被薛宝钗的温柔敦厚感动了。因之林黛玉率真诚挚地对薛宝钗推心置腹,与薛宝钗“互剖金兰语”,还直言:“若不是从前日看出来,今日这话,再不对你说。”钗黛之间的矛盾就这样在林黛玉的率真诚挚中得到了缓和,且钗黛二人至此成为惺惺相惜的金兰姐妹。此后,林黛玉待薛宝钗“竟更比他人好十倍”,且于一次偶然的机会在贾宝玉面前坦言薛宝钗“竟真是个好人”,林黛玉风清月明的率真诚挚由此一览无遗,这是林黛玉的纯洁使然。
纵观全书,王熙凤对林黛玉总是抱以极度的信赖,恰是这份信赖又反映了林黛玉的率真诚挚。
譬如第二十五回中有这样一段描写——赵姨娘和周姨娘两个人进来瞧宝玉。李宫裁、宝钗、宝玉等都让他两个坐。独凤姐只和林黛玉说笑,正眼也不看他们——王熙凤内心深处是瞧不上赵、周姨娘的,由“独”字已可见一斑。而王熙凤对林黛玉的信赖则由“只”字可一览无遗,王熙凤独独拽着林黛玉避开自己不喜欢的人,可见林黛玉率真诚挚,值得信任,于王熙凤而言甚是亲厚。以林黛玉自矜自重的个性与书香门第里的闺秀身份,若非“协助”王熙凤,林黛玉断不会如此无礼。这从后文赵姨娘顺路到潇湘馆探望林黛玉,林黛玉赔笑让座,以礼相待,虔诚地领了她的顺水人情,真心地表示感谢这一情节中可见一斑。
又如第四十六回,王熙凤明知邢夫人会来找她商谈鸳鸯给贾赦做妾的事,还有意先打发平儿随处逛逛再回来,后来鸳鸯的嫂嫂金家媳妇在被鸳鸯、袭人、平儿抢白一番后,在邢夫人和王熙凤面前,羞恼地诉说着,又提起袭人的帮腔和平儿的在场,此时书中就这样描写——凤姐便命人去:“快打了他(指平儿)来,告诉他我来家了,太太也在这里,请他来帮个忙儿。”丰儿忙上来回道:“林姑娘打发了人下请字请了三四次,他才去了。奶奶一进门我就叫他去的。林姑娘说:‘告诉你奶奶,我烦他有事呢。’”凤姐儿听了方罢,故意的还说:“天天烦他,有些什么事!”——毋庸置疑,这是王熙凤让丰儿配合她演这出戏给邢夫人看的。王熙凤既敢找林黛玉当“挡箭牌”,自然是对林黛玉有着非同寻常的信赖。
试想,若非林黛玉率真诚挚,值得朋友托付,以王熙凤的“机关算尽太聪明”,会屡屡如此信赖林黛玉?此外,值得一提的是,王熙凤和薛宝钗是有血缘关系的亲表姐妹,和林黛玉则不是,可是王熙凤每每和林黛玉打趣玩乐,却不同薛宝钗如此,私下里和平儿说起黛钗,她称林黛玉为林丫头,称薛宝钗为宝姑娘,亲疏立见,由此不也可以看出林黛玉率真诚挚好相处吗? 
而当王熙凤提及贾府众兄弟姐妹在理家方面的才干时,把除林黛玉、薛宝钗、贾探春之外的人都否定了,夸赞起林黛玉和薛宝钗时,又不免感叹林黛玉是“美人灯儿,风吹吹就坏了”,薛宝钗是“不干己事不张口,一问摇头三不知”,对黛钗二人虽都是赞中有叹,但对林黛玉的纤纤弱质是心疼和惋惜,对薛宝钗的明哲保身是不满和批判,其立场是显而易见的。王熙凤支持宝黛姻缘,除了林黛玉不受王夫人喜爱且身体纤弱,将来哪怕协理贾府也不会威胁到她的管家之权外,还有便是颇有理家才干的林黛玉和她感情深厚、关系友好,以后帮着她理家时既可以减轻她的负担又不会给她添堵。其实从平时王熙凤经常找林黛玉帮忙算账就可以看出,王熙凤倾心期待着林黛玉和她成为同事。王熙凤喜欢聪明人,比如贾探春,比如平儿,比如小红,更喜欢聪明又率真诚挚的人,比如林黛玉。
2、活泼开朗——林黛玉的烂漫少女情怀
从林黛玉和贾探春交往时的兴趣相投、谈笑时的互相打趣中,可见多愁善感的林黛玉,其实并不乏活泼开朗的烂漫少女情怀。
书中凡有群芳聚会的情节,总不缺林黛玉与贾探春的身影,旁人倒是时有缺席。尤其在诗社活动中,除却史湘云和香菱,恐怕再无人如林黛玉、贾探春般怀揣一颗炽热之心了。另外,书中不乏林黛玉与贾探春互相打趣的描写,如第三十七回,结海棠社时,贾探春自称“蕉下客”,林黛玉即刻以“蕉叶覆鹿”的典故打趣贾探春,于博学多才和灵慧敏锐中尽显其活泼开朗。而贾探春的反映是替林黛玉取个极当的美号。在众多姐妹中,贾探春独为林黛玉取号,取的还是极美的“潇湘妃子”,且为“潇湘妃子”的出处、取号的原因作了详尽的解释,同样打趣了林黛玉。从二人别致有趣的兴趣相投和互相打趣中,足见林黛玉幽情雅趣里的活泼开朗。
林黛玉和史湘云的友谊亦然。嫣柔轻灵的林黛玉和率直豪放的史湘云,都是充盈着光风霁月般襟怀的纯天然产物,在二人的心有灵犀、配合默契中,可见林黛玉的活泼开朗。
如第五十回,贾宝玉因“争联即景诗”落第而被罚去栊翠庵取红梅,此时书中有这样的描写——湘云、黛玉一齐说道:“外头冷得很,你且吃杯热酒再去。”湘云早执起壶来,黛玉递了一个大杯,满斟了一杯。湘云笑道:“你吃了我们的酒,你要取不来,加倍罚你。”——林黛玉与史湘云如此配合默契,自是活泼开朗之心使然。紧接着,邢岫烟、李纹、薛宝琴三人咏红梅花,薛宝琴咏红梅花的“花” 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认可,林黛玉、史湘云便一同斟酒齐贺薛宝琴。薛宝钗便笑道:“你们两个天天捉弄厌了我,如今又捉弄他来了。”由“你们两个天天捉弄厌了我”此句可见二人心灵相通、配合默契的情节不在少数。若非活泼开朗,林黛玉何以与最阳光豪爽的史湘云处处步调一致、配合默契?
3、宽容大度——林黛玉性格的真正面目
比之在明确贾宝玉心意之前的小性,宽容大度方是林黛玉的真正性格。
譬如第四十一回,在妙玉的栊翠庵中,林黛玉因听贾宝玉对茶赏赞不绝,就问妙玉:“这也是旧年的雨水?”当时妙玉就当着贾宝玉、薛宝钗二人之面对林黛玉出言不逊,可林黛玉却“知他天性怪僻,不好多话”,毫不介意,足见其气量宽宏。值得一提的是,到栊翠庵品茶,林黛玉、薛宝钗是应妙玉之请去的,贾宝玉则是自己跟去的,可好洁成癖的妙玉却反常地拿自己的杯子给贾宝玉用。面对这种明显含有亲昵成分的举动,林黛玉竟不置一辞,何其大度!又如第五十回,众人在芦雪广即景联诗,贾宝玉落第,大家罚他到栊翠庵去讨红梅。当李纨建议贾宝玉带个人去时,林黛玉插上一句:“不必,有了人反不得了。”这说明林黛玉不仅完全清楚贾宝玉和妙玉之间那几丝忽明忽暗、若有若无的知己情意,甚至有意为他们提供联络感情的机会。林黛玉的宽容大度由此可见一斑。
纵观全书,林黛玉待人接物时宽容大度的情节委实不计其数。在此再谈谈林黛玉对其契友史湘云的宽容大度。
第二十二回,史湘云当众比林黛玉为戏子。在古代一个贵族小姐被比为戏子不失为奇耻大辱,然林黛玉其实并不介怀,可见其心地宽大。从林黛玉对贾宝玉说的“你为什么又和云儿使眼色?这安的是什么心?莫不是他和我顽,他就自轻自贱了?他原是公侯的小姐,我原是贫民的丫头,他和我顽,设若我回了口,岂不他自惹人轻贱呢。是这主意不是?这却也是你的好心,只是那一个偏又不领你这好情,一般也恼了”这一番话可知,林黛玉生气源于贾宝玉而非史湘云。此事过后,贾宝玉一时“感忿”写了一个字帖,林黛玉把它带回去与史湘云同看,可见林黛玉对“戏子事件”是毫不介怀的,对史湘云依然如故。
另外,史湘云第一次正式出现在贾府,“仍往黛玉房中安歇”,由此可见二人的相交甚密。然后来史湘云又转而与薛宝钗同住,且大有远黛近钗之势。再后来史湘云来贾府又与林黛玉同住了,且在林黛玉面前发泄对薛宝钗为求自保、自顾离去、食言失信的不满:“可恨宝姐姐,姊妹天天说亲道热,早已说今年中秋要大家一处赏月,必要起社,大家联句,到今日便弃了咱们,自己赏月去了。”而后又与林黛玉“凹晶馆联诗”,虽有哀婉凄切、暗示二人悲剧结局之诗句,却也一唱一和,配合默契,相知相惜,此处史湘云又大有远钗近黛之势。只因后来史湘云已经觉察出薛宝钗的心计,亦深知薛宝钗封建淑女的言行与她何曾有几分相似?!与她的精神气质和审美趣味最相似的,当属林黛玉。纵观全书,林黛玉处处与史湘云心有灵犀、配合默契(前文亦有叙说,在此不再骜述),对史湘云这种种时而远黛近钗,时而远钗近黛的言行,毫不介怀,可见其宽容大度。
4、善良仁厚——林黛玉贵族气质里透出的平民精神
林黛玉是钟鼎之家、书香之族中的曼妙闺秀,其家世出身、才华学识以及精神风韵都决定了林黛玉宁静娴雅的贵族气质,然这样一位深具贵族气质的雅妙淑女,却是书中最具平民精神的。何谓平民精神?平民精神就是平等地对待天下苍生的一种悲悯情怀,善良仁厚是其具体表现。林黛玉的善良仁厚是屡见不鲜的。
譬如第二十六回,贾宝玉房里的小丫头佳蕙送东西过去给林黛玉,林黛玉便抓了两把钱塞在佳蕙手里,须知林黛玉是“心里每常闲了”便替贾府算计,深知贾府“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省俭,必致后手不接”的人,她并非花钱大手大脚不知节省之人,故而她赏钱给丫鬟是对身份卑微的下人的真心怜惜。又如第四十五回,蘅芜苑一个老婆子晚上给林黛玉送燕窝,林黛玉请她吃茶,为她想到“如今天又凉,夜又长,越发该会个夜局,痛赌两场了”,并“命人给他几百钱,打些酒吃,避避雨气”,如此细心体察并关心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实是善良仁厚,贾府中无人出其右。
林黛玉待人如此,对物亦然。譬如手拿花锄、花帚,肩背花囊,把那些败落的花儿葬于花冢之中,这是对最卑微的生命的尊重和怜爱。又如潇湘馆中那只机灵饶舌的鹦鹉,它是那么快活那么爱说话,可见素日没少得到过林黛玉的关爱,第三十五回就有林黛玉——隔着纱窗,调逗鹦哥做戏,又将素日所喜的诗词也教与他念——这样的温馨情节。
林黛玉待下人、对花鸟如此深具平民精神犹在其次,尤为难得的是,林黛玉能与身份卑微的侍妾、丫鬟情同姐妹、互为知己。在等级森严的贾府中,除却林黛玉,谁能做到如此?与林黛玉情同姐妹、互为知己的侍妾、丫鬟不乏其人,如香菱、晴雯、紫鹃等。
先谈谈林黛玉和薛蟠的侍妾香菱之间的姐妹情谊。书中对其姐妹情谊的刻画是相当独到的,赋予人宁馨和美之感。
譬如第二十四回,书中有这样一段描写——话说林黛玉正自情思萦逗、缠绵固结之时,忽有人从背后击了一掌,说道:“你作什么一个人在这里?”林黛玉倒唬了一跳,回头看时,不是别人,却是香菱。林黛玉道:“你这个傻丫头,唬我这么一跳好的。你这会子打那里来?”香菱嘻嘻的笑道:“我来寻我们的姑娘的,找他总找不着。你们紫鹃也找你呢,说琏二奶奶送了什么茶叶来给你的。走罢,回家去坐着。”一面说着,一面拉着黛玉的手回潇湘馆来了。果然凤姐儿送了两小瓶上用新茶来。林黛玉和香菱坐了。况他们有甚正事谈讲,不过说些这一个绣的好,那一个刺的精,又下一回棋,看两句书,香菱便走了。不在话下。——纵观全书,唯有面对林黛玉,香菱方能如此自在自由、无拘无束。此段描写,实为两个好姐妹极为自然可亲的交往。她们开个小玩笑,手拉着手,并肩坐着,谈谈刺绣,下下棋,看看书,何等恬淡宁馨。
又如第四十八回,香菱“慕雅女雅集”,林黛玉爽快地答应了香菱“好歹教给我做诗”的请求,全然不因她身份低微又毫无诗词基础而拒绝,尔后又悉心教导,热情指点。在教诗的过程中,先对她讲一般的原理,“不以词害意”,又给她推荐好书,并借给她必读书《王摩诘全集》等,与她进行学术讨论,然后命题作诗。批改诗篇尤其认真仔细,真正做到了诲人不倦。在“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的贾府中,何曾见过这种真诚的热心人呢?何况香菱仅是一个半妾半婢的可怜人。香菱唯有在与林黛玉相处交往时,才能让人忆念起这个“根并荷花一茎香”的女子原也该是锦衣玉食的小姐,可惜“平生遭际实堪伤”。
再谈谈林黛玉和贾宝玉的丫鬟晴雯之间的契友情分。所谓“晴有林风”,林黛玉对与她同样冰清玉洁的俏晴雯是抱以深挚的感情的。
晴雯极其心高气傲,有林黛玉的冰清玉洁,而没有林黛玉的温婉仁厚,不被她抱怨的人几乎没有,就连随分从时、人缘极好的薛宝钗亦不能幸免。然晴雯却从未说过林黛玉的一句不是,且对林黛玉极为尊重,与林黛玉极有默契,可见心比天高、追求平等、无丝毫奴颜媚骨的晴雯是被林黛玉善良仁厚的平民精神折服了。第二十六回让林黛玉吃闭门羹是因没听出林黛玉的声音,是不知者不罪。关于林黛玉和晴雯的情谊,曹雪芹用的是“空白法”,需要我们仔细体悟。
林黛玉和晴雯之间的默契由第三十一回中的一个细节可见一斑。正当贾宝玉、晴雯和袭人吵得不可开交时,林黛玉来了,此时晴雯的表现是——晴雯在旁哭着,方欲说话,只见林黛玉进来,便出去了——此句大有深意,说明晴雯是极为尊重林黛玉的,林黛玉来了,她纵然有百般的委屈,也忍了,退下去了。而晴雯虽曾让林黛玉吃闭门羹,害得她在苍苔露冷、花径风寒的境况中,独立于墙角花阴之下珠泪偷弹,但此后林黛玉对晴雯却依然如故。晴雯“抱屈夭风流”后,林黛玉还真心地帮助贾宝玉修改《芙蓉女儿诔》的文字,表达了她对这个“霁月难逢,彩云易散”的俏丫鬟的一片追思之情。而贾宝玉对林黛玉说的那句“素日你又待他(指晴雯)甚厚”的话,又从侧面反映了林黛玉素日待晴雯的亲厚,林黛玉的善良仁厚由此又一览无遗。
而最令人感动的,最见林黛玉善良仁厚的,当属林黛玉和其丫鬟紫鹃的深情厚谊。从身份上看,她们是主仆;然从感情上看,她们亲如手足。
林黛玉同贾宝玉争吵,紫鹃直言不讳地说道:“宝玉只有三分不是,姑娘倒有七分不是。”试想,若非林黛玉深具待人平等亲切的平民精神,作为丫鬟的紫鹃敢用这样的口气同作为小姐的她说话吗?毋庸置疑,紫鹃的直言不讳反映了林黛玉心质的善良仁厚。而面对紫鹃的直言不讳,林黛玉亦毫不记恨,仍以知己相待,以至在自己行将凄苦地离开人世时,连后事也托付与她了。人世间还有比这更深婉动人的友谊吗?从林黛玉和紫鹃身上,何尝见过半点主仆关系的痕迹呢?
况紫鹃还曾以身犯险,痴心地替林黛玉“情辞试莽玉”,把贾宝玉唬得魂飞魄散、疯癫痴狂,以致闹了一场颇为不小的风波。若非林黛玉素日待她亲如姐妹,与她情同知己,紫鹃何以“这原是我心里着急”,又担忧“辜负了我们素日的情常”,以致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紫鹃“一片真心为姑娘”的无私奉献不正可以反映出林黛玉对人的善良仁厚吗?
纵观全书,唯有林黛玉和紫鹃这对主仆相处到了这种程度,似金兰姐妹一般随和自然,怒的自怒,急的自急,哭的自哭,劝的自劝,其间只有相互的情感交流,绝然没有半点主仆之分的尊卑贵贱。莺儿在薛宝钗偏袒维护贾环、断喝责骂自己时满心委屈、不敢则声,晴雯的撕扇要求得到贾宝玉的一味纵容,平儿在王熙凤面前极其谨慎,鸳鸯对贾母的心意用心拿捏与揣摩,司琪在祸事来临时无谓地哀求贾迎春,等等,但唯独林黛玉和紫鹃之间没有如此这般的相处。林黛玉与紫鹃之间,没有主仆之别、等级之差、忌讳之隔,有的唯有肝胆相照的赤诚。这说明林黛玉与紫鹃惺惺相惜,心有灵犀,是书中唯一一对名为主仆、实为知己的姐妹。
事实上,林黛玉待紫鹃的深情厚谊由林黛玉的“妹妹!你是我最知心的!虽是老太太派你伏侍我这几年,我拿你就当作我的亲妹妹”这句话即可见一斑,而紫鹃也曾在王夫人面前坦言:“我服侍林姑娘一场,林姑娘待我也是太太们知道的,实在恩重如山,无以可报。”无疑,林黛玉的善良仁厚成全了紫鹃一片温婉高尚之心。(按:虽然在后四十回里高鹗的笔下,林黛玉、薛宝钗、贾母等人设崩塌,但紫鹃人设尚可,故拙文写紫鹃时举了个别后四十回里的细节。)
5、可亲可敬——林黛玉的人格魅力使然
综上所述,林黛玉的可亲可敬已跃然纸上。而若要解读林黛玉的可亲可敬,其实只要谈谈其与薛宝琴的友谊即可起到窥一斑而知全豹的效果。
第四十九回,薛宝琴“见诸姊妹都不是那轻薄脂粉,且又和姐姐皆和契,故也不肯怠慢,其中又见林黛玉是个出类拔萃的,便更与黛玉亲敬异常”,可见林黛玉的人格魅力不可小觑。薛宝琴是个见多识广到人见人夸的女子,可她一出场就慧眼识英雄,看出林黛玉的出类拔萃,看出林黛玉的女神光环。薛宝琴在书中出场不多,但几乎每次都和林黛玉牵连着。
第四十九回,薛宝琴一来就得到贾母的偏爱,连贤淑大方有口皆碑的薛宝钗都嫉妒了,林黛玉却没吃醋,反而“赶着宝琴叫妹妹,并不提名道姓,直是亲姊妹一般”,而薛宝琴也“更与黛玉亲敬异常”。紧接着在芦雪广里,史湘云烤鹿肉,薛宝琴因“怪脏的”而不吃,此时薛宝钗说了一句:“你尝尝去,好吃的。你林姐姐弱,吃了不消化,不然他也爱吃。”薛宝钗此话意味着薛宝琴在参照着林黛玉的行为,这就说明林黛玉的言行是薛宝琴学习和摹仿的对象,换言之,薛宝琴在崇拜着林黛玉。
第五十回,“芦雪广争联即景诗”,“宝钗、宝琴、黛玉三人共战湘云,十分有趣”。紧接着,邢岫烟、李纹、薛宝琴三人咏红梅花,薛宝琴咏红梅花的“花”出类拔萃,林黛玉、史湘云二人便齐贺薛宝琴。再后来,“暖香坞雅制春灯谜”,唯薛宝琴猜出李绮制的谜“‘萤’字,打一个字”的谜底是“花”,众人不解,独林黛玉悟出:“萤可不是草化的?”由此可见薛宝琴与林黛玉的相得益彰。
第五十一回,“薛小妹新编怀古诗”,薛宝钗认为“后二首却无考,我们也不大懂得,不如另作两首为是”,而林黛玉却连忙为薛宝琴辩护:“这两首虽于史鉴上无考,咱们虽不曾看这些外传,不知底里,难道咱们连两本戏也没有见过不成?那三岁孩子也知道,何况咱们?”
第五十二回,贾宝玉赶往林黛玉的潇湘馆,看到二薛、邢岫烟、林黛玉及紫鹃五人的“冬闺集艳图”。纵览有关薛宝琴出场的描写,薛宝琴去得最多的地方当数林黛玉处,而此次是来送花的,又可见薛宝琴对林黛玉的爱慕。诸如此类,不一而足。从林黛玉与薛宝琴的相处融洽、惺惺相惜中足见林黛玉的可亲可敬。
6、温柔体贴——恋爱中林黛玉的柔情似水
在宝黛爱情的最初阶段,林黛玉总爱和贾宝玉闹别扭委实不假。然这皆因林黛玉在试探贾宝玉是否真心,这个时有争吵的爱情最初阶段,其实是极短的。自宝黛爱情上升至默契阶段后,林黛玉就再没与贾宝玉争吵过,且待贾宝玉尽是嫣柔婉约的挚爱、无微不至的关怀。
譬如第四十五回,凄风冷雨的夜晚,贾宝玉到潇湘馆探望林黛玉,因“夜深了”要离开时,林黛玉问:“你听雨越发紧了,快去罢。可有人跟着没有?”又嫌他的灯不亮,把自己最好的一个给他,并指出他重物不重人,变出“剖腹藏珠”的脾气来,还教他如何打灯笼、路上如何走等等,何其温柔体贴。恋爱中的的林黛玉,可谓一片柔情幽处浓。似林黛玉这般温柔体贴的女子,若非最后贾府祸事来临,贾宝玉出走避祸,她因太过担忧贾宝玉而最终泪尽而逝,错过与贾宝玉的婚姻,那么她嫁给贾宝玉后,和贾宝玉必是恩爱有加的一对璧人。
二、林黛玉的才女形象
“颦儿才貌世应希”,林黛玉才貌兼备,然比之其倾国倾城的美貌,其秀逸超群的才华更为人所极力颂扬。林黛玉满腹才学,诗词成就尤高,实是一个集天下诗才于一身的文学天才。其诗词声情并茂,情景交融,既隐含了她周遭的环境,又包涵了她对生活的体悟、对理想的追慕。以下浅谈些许深具代表性的作品。
《世外仙源》、《杏帘在望》、《题宝玉续庄子文后》、《参禅偈》续作,是林黛玉初露诗才的佳作。表面看这些应酬之作意义不大,对人物主导性格的塑造似乎无关紧要。其实不然,林黛玉丧母后初到贾府,倍受贾母疼爱,尚能稍解心中的忧伤,是以这些应酬之作隐透出林黛玉心情的怡然。几首应制诗因受题材约束,未能尽展林黛玉诗才,但仍居大观园众女儿之首,高出众人一筹。《世外仙源》是贾元春归省时命众姐妹作的“一匾一诗”时林黛玉所作,当时贾元春笑道:“终是薛林二妹之作与众不同,非愚姊妹可同列者。”尔后林黛玉替贾宝玉作的《杏帘在望》被贾元春指为贾宝玉前三首之冠,且还因诗中有“十里稻花香”句而将“浣葛山庄”改名为“稻香村”。由此可见贾元春归省时众人所作之诗,皆不及《杏帘在望》。此为林黛玉才情在众人中的第一次夺冠。
《葬花吟》可谓“黛玉咏叹调”、“一诗成谶”,令人魂悸魄动。“风刀霜剑严相逼”是林黛玉对其处境及心境作的最恰当最深切的喟叹。而“质本洁来还洁去”则无疑是她的理想,是她对命运的强烈呐喊,见其不染尘埃之纯洁。至若“花落人亡两不知”则又是她对自己悲剧结局的一个沉痛预言。研究《红楼梦》的学者多认为《葬花吟》是《红楼梦》诗词之中最绝妙、最值得称道的篇章之一。是以贾宝玉“不觉痴倒”,“不觉恸倒山坡之上,怀里兜的落花撒了一地”。脂评亦说:“余读《葬花吟》至再至三四,其凄楚感慨,令人身世两忘,举笔再四不能加批。”可见《葬花吟》不愧为名篇。
其后的《题帕三绝句》泪流千行,《代别离·秋窗风雨夕》愁思万丈。《题帕三绝句》寄寓了林黛玉对贾宝玉的深深爱恋和思念,是林黛玉发自内心深处情深意笃的爱情宣言,见其诗风之飘洒;《代别离·秋窗风雨夕》是《葬花吟》的姐妹篇,一写悲秋,一写伤春,见其诗作之别致。
《咏白海棠·半卷湘帘半掩门》见林黛玉诗作之立意高远、空灵飘逸。结诗社伊始,大观园众人限一柱香的时间,以《咏白海棠》为题赋诗。旁人皆苦思冥想,唯林黛玉静观秋色,独抚梧桐,且与丫鬟戏笑,待众人纷纷交卷时方提笔一挥而就,足见其才思敏捷。
关于林黛玉的《咏白海棠·半卷湘帘半掩门》,书中有这样的描写——众人看了也都不禁叫好,说:“果然比别人又是一样心肠。”……众人看了,都道是这首为上。李纨道:“若论风流别致,自是这首;若论含蓄浑厚,终让蘅(指薛宝钗)稿。”——众人的“都道是这首为上”可见林黛玉此诗出类拔萃,李纨的评价又见林黛玉诗与薛宝钗诗的各具风致、各擅胜场。后有史湘云补作的两首,众人都赞:“这个不枉作了海棠诗,真该要起海棠社了。”脂评所谓:“二首真可压卷。”又评“秋阴捧出何方雪”句:“压倒群芳在此一句。”可见史湘云补作的两首犹在林黛玉、薛宝钗之上。林黛玉的《咏白海棠·半卷湘帘半掩门》在《咏白海棠》诗赛中居三甲之内。
《咏菊》、《问菊》、《菊梦》是诗社里林黛玉“魁夺菊花诗”的佳作,亦见林黛玉诗作之立意新颖、设想奇特、境界空灵。此次夺冠,不仅是夺冠,而且包揽前三名:“《咏菊》第一,《问菊》第二,《菊梦》第三,题目新,诗也新,立意更新,恼不得要推潇湘妃子为魁了”。“口齿噙香对月吟”、“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等句也多为众人称赞。《咏菊》是菊花诗赛中夺冠之作中的夺冠之作,其用语和构思确有独到之处,林黛玉写诗读诗时的挥洒和浪漫于颔联“毫端蕴秀临霜写,口齿噙香对月吟”中可见一斑,而其高洁则于尾联“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中一览无遗。《问菊》既在问菊,也是自问,既是菊花的孤标傲世,也是诗人傲岸不驯、高风亮节的性格写照。《菊梦》则是林黛玉和命运抗争的写照,林黛玉的真情实感于“醒时幽怨同谁诉,衰草寒烟无限情”中一览无遗。
   “林潇湘魁夺菊花诗”后,即刻便是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三人的《螃蟹咏》。林黛玉在《螃蟹咏·铁甲长戈死未忘》中热情地吟颂了螃蟹“铁甲长戈死未忘”的战斗精神,这亦是对自己执著追求情义、至死不渝的宣告。由此诗可见林黛玉多愁善感里隐透出的是坚强不屈的战斗格调。林黛玉的《螃蟹咏·铁甲长戈死未忘》固然气势磅礴、激情澎湃,然紧接着薛宝钗的《螃蟹咏·桂霭桐阴坐举觞》却被众人评为“这是食螃蟹绝唱,这些小题目,原要寓大意才算是大才,只是讽刺世人太毒了些”,可见贾、林、薛三人的《螃蟹咏》中,以薛宝钗胜出。
《芦雪广即景联句》是诗社里众人的联句。众人细细评论一回,“独湘云的多”,“琴儿(指薛宝琴)和颦儿(指林黛玉)、云儿(指史湘云)三个人也抢了许多”,可见此次联句,夺冠的是史湘云,而林黛玉居三甲之内。
所谓“幽淑女悲题五美吟”,在《五美吟》中,林黛玉对史事和历史人物的评价并非人云亦云,皆有自己独到的见地、命意的新奇,足见林黛玉之慧眼匠心、独辟蹊径,体现了林黛玉卓绝的才情、超拔的智慧、脱俗的心境。“效颦莫笑东村女,头白溪边尚浣纱”等诗句将林黛玉的独具灵性、异常聪颖展露无遗。怀古能于宋诗之外再翻出新意来,实是难能可贵,是以薛宝钗赞赏道:“今日林妹妹这五首诗,亦可谓命意新奇,别开生面了。”
《桃花行》以桃花易凋比喻红颜薄命,林黛玉因桃花受风雨摧残而联想到自身,联想到自己所处环境的险恶和冷酷。《桃花行》风流别致、哀音绵绵,和《葬花吟》、《秋窗风雨夕》同属一个基调,可合称为林黛玉哀音三部曲。众人对《桃花行》“称赏不已”,且议定“明日乃三月初二日,就起社,便改‘海棠社’为‘桃花社’,林黛玉就为社主”。后林黛玉说:“大家就要桃花诗一百韵。”薛宝钗道:“使不得。从来桃花诗最多,纵作了必落套,比不得你这一首古风,须得再拟。”这就说明众人作桃花诗作不过林黛玉。林黛玉又一次毫无悬念地夺冠了。
《唐多令》是诗社里众人填柳絮词时林黛玉所作,亦是风流别致、哀音绵绵。评定众人的柳絮词时众人道:“自然是这首(指薛宝钗的《临江仙》)为尊。缠绵悲戚,让潇湘妃子(指林黛玉的《唐多令》);情致妩媚,却是枕霞(指史湘云的《如梦令》)……”可见林黛玉的《唐多令》在此次柳絮词中居三甲之内。
《右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是由林黛玉和史湘云在凹晶馆联句而又由妙玉作结的一首长诗。其间林黛玉的“冷月葬花魂”合成史湘云的“寒塘渡鹤影”,成为全诗的高潮,被史湘云赞为“果然好极!非此不能对”、“新奇”、“清奇诡谲”等,且隐喻了林黛玉的悲剧结局。
   纵观数次诗赛,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堪称红楼三大才女,在众才女中呈三足鼎立之势。然细细推究,林黛玉三次夺冠、三次居三甲之内,薛宝钗二次夺冠、二次居三甲之内,史湘云二次夺冠、一次居三甲之内,是以黛、钗、湘三人之中,以林黛玉为尊。诗赛外林黛玉佳作名篇亦不在少数,因之红楼第一才女,当推林黛玉。
   林黛玉不仅诗才第一,且其才不限于诗词。如第七十六回,提及凸碧堂、凹晶馆的“凸”字和“凹”字时,史湘云说起:“这‘凸’‘凹’二字,历来用的人最少。……只陆放翁用了一个‘凹’字,说‘古砚微凹聚墨多’……”林黛玉说明:“也不只放翁才用,古人中用者太多。如江淹《青苔赋》,东方朔《神异经》,以至《画记》上云张僧繇画一乘寺的故事,不可胜举。……实和你说罢,这两个字还是我拟的呢。因那年试宝玉,因他拟了几处,也有存的,也有删改的,也有尚未拟的。这是后来我们大家把这没有名色的也都拟出来了,注了出处,写了这房屋的坐落,一并带进去与大姐姐瞧了。他又带出来,命给舅舅瞧过。谁知舅舅倒喜欢起来,又说:‘早知这样,那日该就叫他姊妹一并拟了,岂不有趣。’所以凡我拟的,一字不改都用了。”
这里说出两个事实:一是林黛玉才学极佳,史湘云才比出一个陆游来,她却比出三个更早的典故,足见其胜出史湘云不仅一筹;二是林黛玉所拟名色极好,凸碧堂、凹晶馆是为一例,贾政“倒喜欢起来”,说:“早知这样,那日该就叫他姊妹一并拟了,岂不有趣。”另外,林黛玉可谓捷才,方看了《会真记》,便用得“原来是苗而不秀,是个银样鑞枪头”的典故;贾探春方说出“蕉下客”,林黛玉便引“蕉叶覆鹿”来打趣。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据此评定,林黛玉居薛宝钗、史湘云之上,不愧为《红楼梦》中的才学状元。 
林黛玉的才与貌融合成了最幽雅灵逸的隽永蕴藉,成为其生命和灵魂的一部分。若无才学的积淀,若非充满着诗性的芳馨,若非“堪怜咏絮才”,林黛玉的形象充其量就是个美貌佳人形象,又何以因“玉带林中挂”而成为中外无数读者为之痴迷、为之惋惜的冰心慧眼的雅妙形象?
三、林黛玉形象的现实意义
(一)才能之现实意义
首先,林黛玉才华横溢、博学多才,又有曹雪芹给定的“堪怜咏絮才”的判词,可见其在现代社会必是知名作家、著名诗人、绝顶才女。
其次,从香菱学诗一节可知,林黛玉精通教艺,诲人不倦。
从林黛玉给香菱树立信心时说的“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和“你又是一个极聪敏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这两句话中可知林黛玉善于鼓励学生;从林黛玉说的“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这句话中可知林黛玉重视学生诗的立意新奇;从林黛玉让香菱通读王维的五言律诗一百首、杜甫的七言律诗一二百首、李白的七言绝句一二百首中可知林黛玉提倡学生广泛阅读;从林黛玉让香菱读“诗佛”王维的五言律诗、“诗圣”杜甫的七言律诗、“诗仙”李白的七言绝句中可知林黛玉要求学生阅读一流作品;从林黛玉认为“正要讲究讨论,方能长进”中可知林黛玉重视师生研究讨论;从林黛玉说的“皆因你看的诗少,被他缚住了。把这首丢开,再作一首,只管放开胆子去作”这句话中可知林黛玉要求学生大胆想象。
诸如此类,不一而足。林黛玉高超的执教方式由此可见一斑,其在现代社会必是大师级的优秀语文教师。
再次,林黛玉之机灵敏捷、伶牙俐齿在书中是屡见不鲜的,实令人叹服。如贾探春自称“蕉下客”,林黛玉立马就以“蕉叶覆鹿”之典故来打趣。正如薛宝钗所评价的,林黛玉总“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要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其思维之敏捷、口齿之伶俐,实不容小觑。若说薛宝钗在现代社会定是出色的公关小姐,那么林黛玉在现代社会就必是出类拔萃的脱口秀主持人。各种典故,各类语言,林黛玉是信手拈来,毫不费劲。
最后,从王熙凤“林丫头和宝姑娘他两个倒好,偏又都是亲戚,又不好管咱家务事。况且一个是美人灯儿,风吹吹就坏了;一个是拿定了主意,‘不干己事不张口,一问摇头三不知’”这一番话可知,林黛玉亦有理家才能,只是奈何娇躯纤弱。且看她闲时亦会算算贾府收支,深悉贾府是“出的多进的少”,即可知一二。若让她来当家治理,她必也能思虑周全,处事得当。因之,倘若身体健康,其在现代社会必当得企业领导。
(二)性情之现实意义
作为一株“天然去雕饰”的出水芙蓉,林黛玉是极其重视实现自我价值的,她深具洁身自好、冰清玉洁的可贵性。尤其是她“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的执着追求,委实是一种至清至纯的洁身思想,是一种至善至美的道德追求。现代女性合该将此奉为圭臬。
作为一个多愁善感的泪美人,林黛玉其实亦不乏坚强勇毅。林黛玉的坚强勇毅表现在对情义和“净土”的不懈追求。从这一点上看,林黛玉是贾府所有少女中最杰出的代表,尽显其幽谧柔婉里的刚强性格和文人宁折不弯的气质。而这刚强的性格与宁折不弯的气质亦是现代有梦想有追求的人所应具备的。
作为一个诗化的存在、艺术化的人物,林黛玉极其注重人与自然的和谐。譬如她的潇湘馆是允许燕子来做窝的,且看第二十七回这一段描写就可知一二——林黛玉便回头叫紫鹃道:“把屋子收拾了,撂下一扇纱屉;看那大燕子回来,把帘子放下来,拿狮子倚住;烧了香就把炉罩上。”——这一点于时常提及“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这一话题的现代社会而言,深具借鉴价值。 
作为贾宝玉的知己与爱人,林黛玉尊重贾宝玉的选择,她不在意贾宝玉如何走上仕途或能否走上仕途,足见其人性的爱情观。另外,林黛玉才气纵横、学富五车,远在贾宝玉之上,却未曾在贾宝玉面前锋芒毕露,与贾宝玉独处时甚少谈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只一味地娇吟燕语、谈笑风生,不予贾宝玉丝毫的压力,可见其理性的爱情观。再有,林黛玉为报神瑛侍者灌溉之恩,身负“绛珠还泪”之使命,是以此生时常盈盈欲泪、自泪不干,然其眼泪实只为贾宝玉而落。为爱而落泪,是何等的柔情似水。从某种角度来说,林黛玉的眼泪象征着对爱情的温柔和婉。就现代眼光来看,林黛玉其实是个极其懂得谈恋爱的女子。以女子之柔,克男子之刚,不失为让爱情保鲜之秘诀。细细体悟,林黛玉对待爱情的这些态度于现代女性而言,颇具借鉴意义。
四、林黛玉形象的美学内涵  
林黛玉是钟鼎之家、书香之族中曼妙淑女悲剧命运的代言人,是美学理想极高的曹雪芹塑造出来的美学内涵极深的艺术典型,可谓巾帼之魂、脂粉之冠。其艺术形象体现了极其崇高的美学境界。
林黛玉形象的美学内涵在于外在神态和内在素质的高度一致。首先,她被曹雪芹赋予了“绛珠仙草”的前世,赐予了“阆苑仙葩”的轻盈灵捷,寄予了“世外仙姝寂寞林”的玲珑疏清,其美貌充盈着清灵秀雅、不染纤尘的仙气,极具脱俗的美学内涵。其次,她被曹雪芹给予了“堪怜咏絮才”的判词,且她的才华非饱学之士的刻意经营,而是于幽幽书香、款款诗情中熏陶而得,亦是于日常生活中感悟而得,这就显出她独具灵性、绝顶聪颖的美学内涵。再者,她不是曹雪芹按照封建伦理道德标准来塑造的规范形象,而是曹雪芹冲破界限、另辟蹊径塑造出来的一个气质高雅娴静、性格清高倨傲、柔中有刚、美中有善的才女形象,深具超脱凡尘的美学内涵。
曹雪芹把幽宁安谧、婉转有致的潇湘馆安排给林黛玉,以衬托林黛玉的精神品格、性情气质。而林黛玉所幽居的潇湘馆中,深契林黛玉清灵疏秀气质的莫过于“凤尾森森,龙吟细细”的翠竹,即湘妃竹。竹也,劲节虚心。潇湘馆中的那一片疏竹,恰似林黛玉的一缕芳魂,“意气殊高洁”。它既象征了林黛玉风灵神秀的气质和傲洁坚贞的心志,又隐喻了林黛玉的伤怀多泪。“湘妃竹”因娥皇女英落泪成斑而得名,林黛玉又因幽居潇湘馆和伤怀多泪而有了“潇湘妃子”这一雅号。而林黛玉前世绛珠仙草深受贾宝玉前世神瑛侍者的灌溉之恩,因之又有“绛珠还泪”一说。“绛珠草”与“湘妃竹”两个神话,彰显了林黛玉形象仙灵并举的美学内涵,使林黛玉既深具绛珠仙草的柔情杳杳又颇有潇湘妃子的宁静雅洁。
翠竹在书中还有更深刻的意蕴,即象征着林黛玉的倔劲和韧劲。她不苟同于流俗、敢于对抗流俗的高尚情操和不屈的反封建意志,恰与“标劲节于严风”的翠竹相得益彰。尽管她的一生是个悲剧,但她的脱俗思想却是一种深具前卫性的女权理想,一定程度上呼唤着女性的觉醒。因之,林黛玉形象的美学内涵还在于其进步倾向。
曹雪芹吟咏和颂扬了林黛玉这一充满仙气、灵气和前卫性的艺术形象,使之深具崇高的美学内涵。这种审美认识是借鉴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具民族的继承性和历史的深度。
五、 结语
鲁迅先生曾说:“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林黛玉是一个容貌才情寡二少双、心地品质超拔群芳、思想境界独领风骚却深具悲剧色彩的绝代佳人。悲剧赋予人的美感是崇高的,世人对正面人物遭遇不幸是深表同情的。故林黛玉的艺术形象,让人心旌摇曳,拍案嗟叹。读者无论读到何处,都能深感其悲剧美的触须所在。 
 
参考文献:
1、曹雪芹、高鹗《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
2、曹雪芹《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版。
3、俞平伯《红楼梦辨》,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版。
4、胡适《红楼梦考证》,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年版。


 
最后更新
热门点击
  1. 《白鹿原》究竟缺失的是什么?
  2. 继承中的发展,发展中的创新
  3. 做“官”的苦衷
  4. 法制文学的重要收获
  5. 从社会历史批评角度看《为奴隶的母亲》
  6. 踏访作家贾平凹的故居
  7. 自己赚钱买花戴
  8. 情深不寿,强极则辱,慧极必伤
  9. 秦腔《祝福》之幸与不幸
  10. 拥抱幸福